返回 第43章 阵斩孛十斤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3章 阵斩孛十斤
彻底打垮大辽国以后,金国的土地面积猛增数十倍。
为了适应这一局面,完颜阿骨打重新拟定女真社会机构:五十户叫一个蒲辇,三百户叫一个谋克,十谋克叫一个猛安。
作战的时候每户抽一丁,一个蒲辇手下就是五十人。一个谋克统帅六个蒲辇,就是三百人,所以谋克又叫百夫长。
十谋克构成一个猛安,作战部队一共三千人,所以猛安又叫千夫长。
女真人太少,所以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蒲辇、谋克、猛安都是奴隶主,这是平时在民间的称呼。伍拾长、百夫长、千夫长,这是在军队里的称呼。
谋克、猛安都可以世袭,或父死子继,或兄终弟及。主要任务有两个:第一是夺取辽人和汉人的人口和土地,然后组织汉人奴隶耕种。第二是训练士兵,指挥作战,负责地方治安。
孛十斤原本是一个蒲辇(伍拾长),率领五十骑兵跟随完颜宗翰四处征战。完颜宗翰去年底进攻云州,孛十斤率领五十名手下跟随完颜彀英占领了王官屯镇,紧接着又攻破了长青县城。
没想到此后不久摩天岭发生山崩,完颜宗翰的右路军完颜亮所部一千多骑兵被埋葬。人们传说这是天怒,肯定有人违背了天意,所以要实施惩罚。
这一下平白无故死了好多将领,孛十斤因为战功晋升为谋克,王官屯及其周边六村就是他的封地。
两个月前,孛十斤刚刚从金国大定府(今内蒙宁城县大明镇)把家族搬到王官屯镇,成为这里的谋克户,手下管辖六个蒲辇户(六个村),孛十斤自然就是这一带的最高地方长官。
这个地方不太平,刚刚焚香祷告平息了山崩地裂的天怒,结果民怨四起。
最糟糕的是出现了一支大辽国契丹人成建制的军队,一百多人忽来忽去,孛十斤手下的一个蒲辇户被灭门,五十多骑兵被杀。
后来虽然把这支契丹人的军队剿灭了,这里兵力严重不足的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
孛十斤向自己的顶头上司——长青县驻军统领完颜彀英报告:关内的地盘太大了,一个谋克户三百骑根本照顾不过来。
这个问题,是所有女真人入关之后面临的共同问题,完颜彀英不过是右路军的先锋官,所以只好向右路军统帅完颜宗翰汇报。
按照完颜宗翰的本意,就是把这里的成年汉民全部杀掉,剩下妇女和孩童便于管理。
结果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不同意:“把汉民的成年男子全部杀完了,没有人给我们种地,没有人给我们织布,今后吃什么?穿什么?”
时立爱,汉人,大辽太康九年进士,文德县令。金兵一来就开门投降,应该叫“辽奸”。当然叫汉奸也行,他以前帮助大辽国惩治汉人,现在又帮助金国欺压汉人。
时立爱是汉人,对于汉人的毛病心知肚明,对于统治汉人很有心得,所以就提了一个建议。
“大辽国治理汉地,采用的是汉人治理汉人。我们也可以组建一支汉儿军,让汉人自己打自己,不管谁被杀了,大金国都能够达到目的。”
汉奸的建议一般都具有针对性,完颜宗翰当然接受了,于是下令各县组建一支一千二百人的“汉儿军”,主要目的就是“维.稳”,确保地方治安。
王官屯地处要冲,是连接长青县和大同府之间的纽带。完颜彀英组建的“长青县汉儿军”,就放在王官屯,并且委托孛十斤统一指挥。
没想到老天爷专门找麻烦,“维.稳”的工作还没开始,北门汉儿军六百人首先崩溃了。
现在三更天,四野一片漆黑,孛十斤不知道来了多少敌人,鲁莽追出去非常危险。所以他灵机一动,准备诱敌上钩自投罗网。
好不容易困住十个敌人当诱饵,准备把不法分子引诱进来一网打尽,没想到汉儿军根本没决死一战的勇气,竟然被几匹马给坏了大事。
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孛十斤气得直想吐血:“汉儿天生只能当奴才,关键时刻根本靠不住!”
汉儿军靠不住,孛十斤只好带着自己的女真五十骑杀出城,刚好看见一个手提金枪的家伙,骑在一匹白色极品宝马背上扬武扬威。
在火光映照之下,这个金枪将更显得威风凛凛。
只见他头扎方头巾,身穿青色劲装,外罩一件羊皮坎肩。胯.下白马银鞍,马鞍桥左边挂着弓囊和一把宝剑,马鞍桥右边挂着两壶箭。
孛十斤知道今晚坏事就坏在这个金枪将身上了,不杀不足以消心头之恨。
他眼中没有旁人,一催胯.下乌骓马,挥舞着七尺长的狼牙棒狂吼一声:“兀那南蛮子休走,留下性命和宝马金枪!”
孛十斤眼中的金枪将自然不是别人,正是准备带队撤退,执行下一个作战计划的李宪。
一看身后冲过来一群女真鞑子的骑兵,李宪就知道今天晚上可能捅了马蜂窝:“高成,立即收拢部队,不斩断这条尾巴,今天还走不成了!”
口中吩咐一声,李宪缰绳一抖,踏雪无痕已经向敌人撞去。
来到近前一看,李宪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哎哟,这家伙肯定力大无穷。”
敌群中当先一人正是孛十斤,手持一根非常古怪的狼牙棒:狼牙棒的前端,是八寸长的一个锋利枪尖;后面两尺长的部位突然加粗,大概有拳头粗细,上面布满狼牙状钢钉。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宪借助踏雪无痕的冲刺速度,手中的金枪笔直向前刺出,正是一招最简单的中平枪,直奔敌人的胸口扎去。
咔嚓——孛十斤双臂一扭,狼牙棒扬头弹起,仿佛朝天一炷香,刚好磕在金枪枪头后面三寸的位置。整个动作幅度很小,时间拿捏妙到毫巅,枪头刚好擦肩而过。
李宪只觉得一股暗劲袭来,顿时双臂一阵发麻,胸口有些发闷。
二马错镫的瞬间,李宪利用金枪的反弹之力,顺势连换三个把位反手刺出,正是一招犀牛望月,也就是利用枪攥刺出的回马枪。
咔嚓——两个人的兵器再次撞在一起,第一回合不分胜负。
如果不是此前跟随萧芸娘刻苦磨练一个月的枪法,李宪第一个回合很可能就要败下阵来。
即便如此,李宪心中也有些打鼓:这家伙的狼牙棒起码有六十斤,实在是他妈的太重了。这么重的兵器在手中,他还反应挺快,招法精妙,实在是一个大大的劲敌。
两个人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圈转马头开始第二回合的较量。
快如闪电的中平枪没有把敌人怎么样,李宪自然不会走老路,而是干脆抡圆了枪杆,把长枪当铁棍一招力劈华山使出,鎏金长枪带起一片金光砸了过去。
“没想到南蛮子里面有你这样的人物,力气还真不小。哈哈哈,来得好!”
孛十斤狂笑一声,手中狼牙棒一横,双手往上斜推,正是一招韦陀献杵。
两件兵器即将凌空相撞的瞬间,李宪突然大喝一声:“你给老子死去吧!”
哐啷——咻——一道匹练闪过,孛十斤的马头突然飞了出去。
咔嚓——柔——李宪的金枪和狼牙棒碰到一起,顿时化作一道金光飞向半空。
噗嗵——无头战马摔倒在地,孛十斤连人带狼牙棒甩出去两丈多远,在地上打滚。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原来,李宪一看无论是招法、力量,还是临阵的反应能力,自己虽然没有落下风,但绝对也占不了上风。
这样打下去的话,肯定无法在短时间内取胜,这不符合战术设计,如果僵持下去就会坏了大事。
侦察兵都是混蛋兵,也是卑鄙无下限的代名词。指望他们不搞阴谋诡计,按部就班走套路,堂堂正正和你正面肉搏,你就做梦去吧。
李宪高高举起长枪,力劈华山做出拼死一搏的架势,实际上只用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力量。真正的杀招其实是青龙剑,针对的是战马。
两件兵器即将撞在一起的刹那,李宪的右手闪电般放弃枪杆,反手拔出宝剑斜挥出去,目标正是敌人的马脖子。
侦察兵专门针对敌人的核心部位出手,关键时刻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李宪一招硬碰之后马上决定改弦易辙:既然力敌很难,那就只能智取。
女真鞑子都是马背上的功夫,战马是他们的双腿,也是问题的本质所在,所以李宪第二回合专门针对战马,金色长枪不过是吸引敌人注意力的工具而已。
孛十斤没想到对手如此卑鄙,再想调整已然晚了,只能连人带马翻滚出去。
恰在此时,飞向半空的金枪刚好落下来。李宪长身而起抓住金枪,踏雪无痕就已经窜了出去。
人马合一,天下无敌,战场上拼的就是默契。
孛十斤拄着狼牙棒刚刚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什么,李宪的金枪正好赶到。
噗嗤——鎏金长枪一尺二寸长的枪尖,已经把孛十斤刺了一个透心凉!
战场上比拼的就是气势,李宪两世为人,当然最明白这一点。
压后攥,抬前把,李宪大吼一声,竟然把孛十斤的尸体举了起来,然后双臂一震,一摆枪杆把孛十斤的尸体朝敌群甩去。
“杀——”高成兴奋的狂呼一声,然后铜棍一举,战马已经飞射而出。
“杀啊——”八十多人齐声呐喊,对五十个女真骑兵发起了全面冲锋。
李宪把金枪插在地上,端坐马背打量战场,仿佛一尊杀神不怒自威。
其实呢,他刚才已经用力过度,根本无力再战。现在摆出一个空架子在这里装模作样吓唬人,实际上在拼命深呼吸,争取让自己尽快恢复过来。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不信邪的家伙,大着胆子冲过来给他一哨棒,李宪根本无力还手,只能策马落荒而逃。
可惜世界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李宪两个回合枪挑孛十斤,整个过程干净利落。
主将两个照面被杀,剩下的五十个女真骑兵顿时傻眼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短篇] 千里情云何处归 遇见连山
[婚恋生活] 重生永恒年华 浅碎花
[短篇] 我的爱像海 景儿
[悬疑灵异] 山村异事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悬疑灵异] 主宰天下
[总裁豪门] 知心却被情伤 无风清
[玄幻奇幻] 苍穹天引 平凡魔术师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