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6(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66(一)
“奇怪王老五摔出门外后,只要一声惨叫就足够表达他的痛苦了怎么多了这么多次复杂的步骤呢?”刘铭祺诧异地转身向门外望了望,心里不禁一怔原来自己最后补踹的那一脚力量过猛再加上王老五身体单薄,整个人横飞过二楼的木栏重重地摔了下去,正好砸落在厅堂中间的木桌上,木桌当即四分五裂王老五四也仰八叉地仰躺在厅堂中间昏死了过去。
楼下顿时炸了窝乱了套,冷不丁地从楼上掉下个活人来摔的跟血葫芦似的,能不吓人吗?慌了神的小姐们一片尖叫此起彼伏。楼上几间贵宾房里的客人和小姐们也都衣衫不整地跟着跑了出来,嫖客人人自危引起一阵恐慌个个吓得魂不守舍长袍马褂都来不及穿上便本能的光着身子往楼下跑。
“公子公子好功夫好厉害呀!”站在一旁沾沾而喜的春月拍着小手赞扬道。刘铭祺施展出的这些稀奇古怪、潇洒霸道的身手愣是把思春的春月迷惑的心花怒放,叫好不迭。
“住口。公子他闯下大祸了!你还不趁乱送公子走。”碧贞秀眉微蹙面带焦忧地急言吩咐道。
“是嫦娥姐。”春月立即答应道。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转身对刘铭祺道:“公子随我来。”
一旁的老鸨见碧贞对刘铭祺庇护有加,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已至此胳膊肘也不能向外拐报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快步跑到二楼的木栏处,探身向下望了望,见王老五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以为是一命呜呼了。便拿出自己唱大戏的功夫伸着脖子惋惜道:“唉呀!啧啧……老五爷真是不小心啊,怎么会失足跌下去了呢?以后我这望春楼岂不是又少了一位花银子的爷,呜呜……”楼下坐着的都是雷霸天的打手,也都被老鸨的演技给蒙住了,一时还没弄清事情原由。怎么会好不济的从楼上掉下来了呢?难道是自杀?不可能啊!
刘铭祺此时也意识到自己一时鲁莽闯下了大祸,在春月的带领下趁乱下楼赶紧离开是非之地。正在此时忽听厅堂里一声炸雷般的怒喝:“谁也别走把门给老子封起来。”话音刚落十几名横眉竖眼的混混一股风似的冲了过去,赌在了大门口。
这一嗓子把厅堂里所有的人都喝呆了,嫖客和妓女们衣衫不整地伫立在原地,心里的惶恐全部写在了脸上,谁还敢动谁动谁脑袋搬家。刘铭祺在人群中仔细打量着那个人只见他一脸的络腮胡子,眼珠子瞪的跟牛犊子似的,身穿黑青色马褂戴圆顶帽脑后留着一尺来长的半截辫子,生硬地朝天上翘着,看这幅德性差不多就是雷霸天本人。
果不其然,此人正是恶名远播的混事魔王雷霸天,从娘胎里出来就没干过一件的好事,长大后又把所有恶事做尽做绝的主。他上下看了看横躺在地上的王老五,摔成这副猪头模样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雷霸天顿时火冒三丈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更何况这条狗的主人是雷霸天。
“老五老五……”雷霸天在王老五的身旁吼了几嗓子。王老五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会死掉了吧?雷霸天吩咐旁边的小混混端来一碗酒,将酒水一股脑地泼到了王老五的脸上。
晕死过去的王老五被泼醒后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哭道:“雷爷……”
满脸横肉的雷霸天眼睛里透着凶狠的光。阴阴地问道:“奶奶个熊别哭了跟老子说清楚你是怎么从楼上掉下来的?”
王老五被几个小混混搀坐在凳子上声带哽咽地回道:“雷爷我……我是被嫦娥房里的男人踢下来的……呜……雷爷给我报仇啊。”王老五没说上几句一阵痉挛掠过脖梗沿着脊椎痛到尾巴骨那儿身子一歪,又晕死了过去,看样子就是治疗好了也得留下后遗症。
气得雷霸天把牙咬得嘎嘣嘎嘣响,转身望了望身后的众人,恨恨连声道:“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喝了虎骨汤连我雷霸天的人也敢碰,给老子滚出来。”自己的兄弟被人给废了他这个做老大的能有面子吗?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老虎不威千万不能把它当病猫。今天要是不把打伤王老五的人找出来恐怕谁也脱不了关系。众人战战兢兢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应声。雷霸天是出了名的狠脾气暴躁,头脑简单据说他光杀错的人都不下两位数。
厅堂内的气氛极为紧张众人都规规矩矩的垂而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惹祸上身死不瞑目。
“呦……雷爷怎么那么大的火啊?胆子再大也不敢对雷爷不敬啊。”老鸨皮笑肉不笑的扭着屁股过来打圆场,担心雷霸天这么一闹把自己的客人都吓坏了,不说万一出了人命,谁还敢来望春楼消费泡妞啊。
“老鸨子再啰嗦老子我割了你的舌头。”雷霸天指着老鸨的脑门子吼道。吓得老鸨连连后退几步差点跌坐在地再也不敢胡乱搭腔。
尽管刘铭祺有着天不怕地不怕的秉性但遇到这刀光剑影的血腥前的场面后脑勺也是嗖嗖地冒凉气,黑社会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几十号人手里都拎着半尺来长的砍刀你说能不怕吗?那年代的人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呀!既然走到这一步上了,心里再胆怯也解决不了问题要不是春月死死地拉着他的手自己也不必躲在人群里连累大家。
雷霸天面目狰狞地指着嫖客们厉声道:“今晚要是查不出是谁干的老子就把这里所有男人的双手都砍下来留个永久性的纪念。”众嫖客一听吓得连裤子都尿了有几个干脆直接就晕了过去。自己没招谁又没惹谁只不过手里有俩多余的银子忍不住来望春楼找女人玩玩便倒霉地遇到血光之灾?呜呜。
人群里一阵骚动个个心惊胆战。刘铭祺实在是忍不过去了心一横勇敢地站了出来高声道:“雷霸天别难为大家了,冤有头债有主,你身边的那条狗是本公子打的怎么着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死活都是一条烂命。
嫖客们的脸色全变了,有的是恐惧,有的是惊讶,有的是怀疑至于有没有幸灾乐祸的就不得而知了。
雷霸天斜着眼角瞥去,一见是个白脸的秀才更没把刘铭祺放在眼里凶魔般的眼神如同刀子似的扎在刘铭祺的身上,半信半疑地扬着声调哼道:“你?你长了几个脑袋啊?”
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好虎难斗群狼啊。别说刘铭祺不是武林大侠就算是面对雷霸天带来的十几个如狼似虎的混混们恐怕也是死路一条。刘铭祺早就预料到自己难逃此劫,反倒显得泰然自若了些就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
刘铭祺眯着眼睛调侃道:“一个公子我只长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脑袋。”
雷霸天见眼前这个酸秀才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在那里臭显摆气就不打一处,骂道:“奶奶个熊把他给老子拖过来。”一声吆喝十几把砍刀冷冰冰地架在了刘铭祺的脖颈上,将他押到了雷霸天的面前。
刘铭祺的心也跟着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眼下最令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割舍不下将要与他相伴一生的秀娘他死了倒不要紧留下秀娘怎么办?刘铭祺没给秀娘留下任何的家产以后的日子她一个人无依无靠如何去面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死了丢下秀娘不管。为了那份单纯为了那份执著的爱情。也为了那份至死不渝的夫妻名份。
雷霸天狠笑着在刘铭祺的面前晃了晃闪着亮光的大砍刀道:“小子有种。敢跟大爷争女人还打伤我的手下弄死你都便宜你了老子非把你点了天灯不可。”这位可是说到做到心黑手辣的主得罪了他就跟得罪阎王爷似的有命难保。
刘铭祺心里知道眼前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混世魔王,就算是跪地求饶也是没有用的唯独趁机给自己争取一次搏杀的机会,也许还尚有一丝希望。想到这里刘铭祺哈哈一笑道:“我说姓雷的都说你有一套在康襄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主。今日看来全都是瞎胡扯你只不过是个太监生的(没种)孬蛋仗着人多横行霸道而已在大爷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