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7(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67(一)
经过这一闹腾,已然是深更半夜,碧贞小姐顾及到刘铭祺个人的安危,因此也不顾老鸨的再三阻拦,破例将身遇险境的刘铭祺留在深闺。
长夜幽深,对影两行,美女相陪,如临梦境,如醉如痴,在刘铭祺的记忆中,只听说过秀色可餐,然这一晚却让他感受到了秀色无眠的滋味,精神头足的仿佛跟吃了兴奋剂一般,神气盎然,活灵活现的,竟没有一丝困倦之意。
说来也怪,这一夜的时间过得奇快,一晃就快天亮了,当然,这一夜,刘铭祺也没闲着,谈天说地、谈古论今、总之无所不谈,无所不吹,吹得天花乱坠,星月无光……
雷霸天的手下在楼下苦苦守侯了大半夜,仍不见刘铭祺从望春楼踏出半步,终于熬不住漫漫长夜,偷跑到附近的客店呼呼大睡去了。
刘铭祺才趁此机会,从望春楼的后门偷偷地溜了出去。
春寒料峭倒春寒,早上的气温有些下降,让人感到凉飕飕的,刘铭祺怀着愧悔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本已是有家室的人了,他在大清朝也是个毫无社会背景,又无立身成业的根本,此等境遇,自己居然会色心、赌心不死,花掉银子就不说了,只为了自己所谓的面子,而闯下大祸,还差点命丧刀下。心里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与自己相濡以沫的秀娘。
东方破晓,曙光初现,初升的太阳只微微露出一丝红亮,照射在街边的屋脊之上,闪射出圣洁的光芒。刘铭祺心里乱糟糟的,低着头,缓步来到家门口,吱呀一声推开院门,抬头间,正望见秀娘一个人孤零零地依坐在门槛上,将头歪靠在门框边,缩成一团,垂头而眠。
刘铭祺心里一怔,疾步走近一看,秀娘全身的衣褂湿湿的,头发也湿湿的,已然凝聚着的数颗水珠,静静地悬垂在额头前刘海的发丝上,脸上也冻的红扑扑的。
“难道秀娘坐在家门口,等了自己一整夜吗?”刘铭祺忽然心里一冷,呆呆地望着被雾气打湿全身的秀娘心里又惭又愧,难受极了。忙躬身将一身冰凉的秀娘抱起,转身向房里走去。
秀娘一惊,睁开双眼,正要挣扎,一见是自己的相公,脸上全然羞讶地喃喃道:“相公,啊欠,你回来了,好让秀娘担心啊!”
刘铭祺紧紧地抱着秀娘边走边点了点头,笑着关切道:“嗯,秀娘莫要担心,相公昨日在酒馆贪杯,回来时又恰巧迷了路,唉,不说了,都是相公不好,让秀娘担心了,看你浑身冷的都快成冰棍啦,相公马上给你去煮碗姜汤去去风寒。”
秀娘笑着摇了摇头,道:“秀娘没事的,相公不必为我担心,啊欠……”相公越来越心疼自己了,秀娘的心里真是比喝了姜汤还暖。
刘铭祺把秀娘轻轻地放在炕上,扯过棉被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轻声道:“真是个傻丫头,还说没事呢!躺着别动,先唔出点汗来,相公这就给你熬姜汤去。”秀娘在房外等了刘铭祺整整一夜,牵心挂肚不说,更是受了风寒,而刘铭祺却是在外逍遥快活,为所欲为,不顾秀娘的感受,于心何忍呢!趁此机会,他也好大献殷勤,不仅良心受到谴责,更是在心灵深处平添了沉重的负罪感。
“相公……相公辛苦了。”秀娘语气中带着无边的温柔,双眸包含了无尽的情意地小声应道。稚幼的秀娘也是头一次感受到被男人呵护与疼爱的幸福。
秀娘果然大病了一场,刘铭祺则端水熬药,忙前忙后的细心照顾着她,早把望春楼的艳遇丢在脑后。想想自己与那望春楼的碧贞小姐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如今自己本是大清的普通老百姓的身份,恐怕日后,那些风花雪月的地方也不是自己这种人去的地方,更何况刘铭祺的身边已经有了秀娘。
秀娘虽然染上了风寒病,不过,在刘铭祺精心照顾下,没过二日便好了,刘铭祺便开始张罗着要陪秀娘到集市上去散散心,也好买些女孩子喜欢的胭脂水粉给她。男人嘛!若是在外面做了一些对不起自己老婆的事,往往会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来补偿一下,自己方能心安理得。刘铭祺也不例外,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硬是拉着秀娘到康襄城的集市上去逛逛大街,也好趁机给秀娘买些喜欢的饰品,心里才会踏实些,好受些。
刘铭祺领着秀娘在繁华的大街上东逛西逛,除了为秀娘买了几块尚好的衣料,还给秀娘买了些她喜欢的胭脂水粉。在秀娘的眼里,造的金镯子,纯24k真金,尽管秀娘有些心疼银子,却没办法阻止相公的‘慷慨大方’,没一会工夫,刘铭祺便将口袋里的银子花的空空如也。
时至中午,两人也逛累了,正巧来到前几天他曾经去过的那家酒馆的门前,不仅心头一喜,转身对秀娘道:“今日相公要请秀娘好好大吃一顿。”说完,便要迈步前往。
“相……相公,我们的银子已经花光了,还是别进去了。”秀娘在一旁提醒道。古语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从两人成亲以来,秀娘从不干涉相公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性,但今日见相公除了将身上的银子全部花光外,仍然一副毫无所谓,毫无顾忌的样子,着实让人担心。
“那怎么行,你身子骨刚好,怎么的也得吃点好的,补补才行。银子吗?你放心,相公我自有办法。”刘铭祺一脸的诡笑地安慰道。
正这时,酒馆里的小二迎了出来,对进出了酒馆的人点头哈腰,眉开眼笑地招呼道:“客官,里边请。客官,您慢走。”
刘铭祺眼前一亮,一段沉浸在脑海里的记忆突然从脑海深处跳了出来。他缓步来到小二的身旁,不等小二说话,抢先笑着调侃道:“小二,多日不见,有没有想我啊?哈哈……”
我地妈呀!小二抬头一看,一下子僵住了,舌头差点都吐到了地上,紧张的结结巴巴回道:“大大大大……大爷,您来了。”
刘铭祺笑道:“嗯,来了,看把你吓的,跟见了阎王似的,我今日是特意来找你叙叙旧的。”
小二一听这话慌了神,叙什么旧啊!明摆着是找自己讨债来了。自从那日刘铭祺进入望春楼一夜未出后,小二的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当初一时糊涂,才因此欠下赌债,如今债主临门,躲是躲不过了。小二忙低声下气地央求道:“大……大爷,我家中老母前日病重,家中积蓄一时用光,您大人大量,再容我两日,我一并凑齐后,给大爷送去。”
刘铭祺根本没把与小二赌钱的事放在心上,但见小二如此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不住嘿嘿一笑道:“不就十两银子吗?算了,看你一片孝心的份上,大爷我不要了。”
小二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位长相奇俊的大爷竟是一位豪爽君子,自己真是有福气遇贵人啊!小二一阵激动,热泪盈眶,边说边跪地叩头行礼,道:“啊!大爷,您真是菩萨心肠啊!大恩大德,小二永生难忘,我给您叩头了。”
“行啦,行啦,起来吧!”刘铭祺不以为然地说道。
小二晓得知恩图报的道理,起身后,眼珠一扫,殷勤地拍着胸脯,满面豪气地说道:“大爷,里边请,吃点什么,今天我请。”
刘铭祺微微地点了点头,道:“也好,四菜一汤足以,不过记住,什么大补上什么。”
“好嘞!大爷里面请。”小二边吆喝边躬身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把刘铭祺和秀娘迎进酒馆。
小二边边走还忍不住凑到刘铭祺耳边,嘻嘻一笑,低声道:“大爷,您那晚在望春搂太令人刮目相看了,简直就是集世间万千美女的宠爱于一身,也是小二我的崇拜偶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