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9(二)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69(二)
“相公,你有什么火气就冲秀娘发吧!秀娘知道相公心里闷得慌!吼出来心里会舒服些。”善解人意的秀娘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予刘铭祺最大的支持和理解。
刘铭祺无奈,对腐败的清王朝和孱弱的清兵即使有再大的怨气也不能朝自己的老婆发火泄愤啊!刘铭祺平静了一下心情,望着秀娘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语气和缓地说道:“相公怎舍得让秀娘担心呢,自从来到康襄城后,你跟着相公就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我知道秀娘处处都为相公着想,相公我即使有再大的怨恨,也不能委屈了秀娘。”
秀娘一边和刘铭祺往回走,一边扬着脸展颜一笑,继续安慰道:“相公不必动怒,乱世出贤臣,贤才能者共治世,朝政民风一如新,对于老百姓来说,若是没有贤才能者治理康襄城,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老百姓仍然会过着民不聊生的日子。”别看秀娘年纪虽小,还蛮有政治远见的,令刘铭祺不禁刮目相看,大为赞叹。
“刘兄弟刚才骂得好,骂得对,当兵的怕匪寇怕成这样,还不如拉车算了,让我这个拉车的都看不起他们。”这时,马三石怀里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站在一旁也忍不住唠叨两句。
“你懂个啥,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当兵的软弱,完全是当官的没骨气,没本事造成的。对了,昨天我还从大户人家那里听说,被抓去的壮丁全编到了清兵的各个营里。正在东门教弩台操练呢!咱们才不要为腐败无能的朝廷去卖命呢!”马大嫂边晃动着上身用力浆洗着衣物边数落起马三石来。
“大嫂,言之有理。”刘铭祺点点头,不由赞同道。
正在闲聊之时。忽听门外传来一阵马嘶声,伴随着急促的拍门声,噼里啪啦的响作一团,直拍的两扇院门摇晃不停,摇摇欲倒,“有人吗?开门!快开门……不开门,可要砸啦!”
“谁啊?”马大嫂惊问道。转身冲刘铭祺和自己的相公马三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俩赶紧躲藏起来。刘铭祺和马三石心领神会,正欲躲进后院的地窖,正这时,马三石怀里的孩子“哇”的一声啼哭不止,音量大,调门高,声音雄厚,控制的好,就有幽咽婉转的感觉了。就算你以后能当帕瓦洛蒂那样一流的男高音歌唱家,也不要在这节骨眼上高唱一曲吧!这也太容易暴露目标了。
秀娘手疾--,上前一把接过马三石怀里的孩子,小声催道:“快,来不及了。”
“我们是提督府征兵办的,是来你家征兵的,快点开门。”门外的清兵大声吆喝道。
“唉呀,轻点敲,我家的娃都被你们给吓着了,火上房了不成。”马大嫂一边高声嘟囔一边将院门打开。
门刚一开,一下子冲进来二十几名手拿宽刀长矛的清兵,分为左右,站成两排,领头的一身光鲜的官袍,手拿马鞭,在左手上轻轻地拍打着。来者正是提督府护卫营的参将宣德武,此人极为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仗着自己是提督大人护卫营的参将,更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可一世。只见他迈着方步,抬眼在院子里环视了一圈,又看了看马大嫂和秀娘,眼神里透着狡诈虚伪的目光。
这时,一名清兵跑上前来,展开盖有大红官印的军令一张,大声宣道:“征兵剿匪,匹夫有责,凡是符合应征条件的成年男子均须服临时兵役,抗击外匪,违令者杀无赦。”
马大嫂心里咯噔一下子,家里的那口子老实巴交的,要是真的被抓去当兵剿匪,等于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啊!马大嫂心里发怵,表面上却异常镇静,她不慌不忙的解下围裙,面露笑容,缓步来到宣德武的面前,回道:“大人,为朝廷效力,保百姓平安,这个道理奴家我懂。可是家中只有我们姐妹俩相依为命,哪里有成年男人啊!要是有的话,一定会让他跟大人一起去为朝廷效力的。”
宣德武不屑地看了马大嫂一眼,用他手里的马鞭将她推到了一旁,令道:“少罗嗦,给我搜!”一声令下,清兵们立即四下散去,院里院外,屋里屋外,墙角旮旯,翻箱倒柜,知道的是在征兵,不知道的,以为是官府带兵来抄家来了呢!
马大嫂心想:只要他们搜不到人,就算把房子拆了,自己也认了。
折腾了半天也没搜到人,清兵们纷纷返回来报道:“报告参将大人,没有搜到壮丁。”
“没有?”宣德武满怀狐疑,根本不相信这个结果,转身斜睨了马大嫂几眼,厉声道:“窝藏壮丁,罪加一等。还不快说,人藏到哪里去了?”
一听清兵们没搜到人,马大嫂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故装无奈地摇摇头,低声回道:“大人,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家的确没有男人啊。”
宣德武围着马大嫂踱了一圈,哼哼冷笑了起来,突然顿住,破口骂道:“你个死老娘们,嘴还挺能白话的,你家里若是没有男人的话,这娃是谁跟你生的啊!”
“这……”马大嫂被宣德武猛地一问,一时语塞,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应付。
宣德武阴着的脸更加难看,质问道:“怎么啦!没话说了吧,今天如果不把人给我交出来,我就定你个妨碍公务罪,来人啊!带回去查办。”
“喳!”清兵们得令后,齐声应道。
“你们这是干什么,孩子的爹难道去江南做买卖,也犯法吗?”正这时,秀娘怀抱着婴儿,愤然冲了过去,挡在马大嫂的身前,面无惧色地喝止道。
“啧啧,小丫头片子,嘴还挺厉害嘛!你就不怕我把你也一块带到衙门去吗?”宣德武咂了咂嘴,恐吓道。
“国有国法,容不得你们胡来。你们仗势欺压民女,算什么父母官?”秀娘不卑不亢,反唇相讥。
“哼,公然违抗朝廷军令,罪不可赦。全都给我带走。”宣德武勃然大怒,立即命道。
清兵‘哗啦’一声,亮出铁制的刑具锁,正欲动手,拿人交差。此锁是衙门专用的刑具,一般在抓捕犯人时,用铁链条套住犯人的脖子,然后用此锁在胸前锁住铁链,将其带回衙门受审。
“住手。”骤闻一声断喝,刘铭祺已经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藏在地窖里的刘铭祺耳闻宣德武不依不饶,不但要带秀娘和王大嫂去衙门,还要治她们的罪,手段实在是阴险。刘铭祺担心秀娘和王大嫂的安危,不得不从地窖里出来。
宣德武瞥了一眼刘铭祺,冷笑道:“终于出来了吧!”
刘铭祺赶忙快步来到宣德武的面前,心里早盘算好了应对之策,假惺惺地笑着拱手施礼道:“宣大人息怒息怒,刚才我只不过是去了趟茅房,家里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家妻一时愚昧,请宣大人多多海涵。能为朝廷尽忠,本是百姓的荣耀,我愿意追随大人,誓死效忠朝廷。不过,我家里人丁单薄,只有我和娘子,还有一位相依为命的妹妹在此居住。麻烦大人就不要惊扰我的家人啦。”
宣德武冷笑几声,低哼道:“哼,早该如此,就不必费这么多的工夫了,我们走”
“喳!”
刘铭祺在几个清兵的带领下离开家门,身后却传来秀娘那一声比一声悲恸哀凄的哭唤声:“相公……相公……”
刘铭祺顿住脚步,转身大声安慰道:“秀娘,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相公的。”说这番话,只不过是为了安慰秀娘而已,刘铭祺跟老天爷又不熟,人家凭什么单保佑他一个人啊!
清兵将刘铭祺带走后,政府按例丢下十两银子,算作军饷。登名造册的名单上同时也写上了秀娘和马大嫂的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