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0(二)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70(二)
“说得很好嘛!这样会说话的兵也要被打板子,岂不冤枉了他了吗?我看啊!应该赏他才对嘛!”总兵大人笑着褒奖道。
“是、是、是,”赵千总连忙点头应允,转身命道:“来人啊!赏银十两。”
“谢总兵大人,谢千总大人。”小宝急忙跪地磕头领赏。
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般奇妙,好的可能会变坏的,坏的也可能会变好的,就看你够不够机灵,够不够聪明。
经过这么一打断,总兵大人终于结束了长篇报告,说了几句鼓舞士气的话后,带着十几位将领和随从离开了大营。
吃过午饭,小宝寸步不离地跟着刘铭祺一同回到了营帐之内,营帐内左右各一排大通铺,一边朝南一边朝北,足够二十几个爷们在铺上翻跟头打把式的了。通铺是用土坯砌到一米高作支持,上面是用毛竹编的排,排上面用草包铺着,若不是草包上面还铺着军被,跟猪窝、狗窝有的一拼,
刘铭祺将锅盖帽往军被上一丢,四仰八叉地往上一躺,虽然后背胳得生疼,好歹也是一个窝啊!新抓来的壮丁们陆陆续续的回到营帐,大都垂头丧气的提不起精神来。唯独小宝喜笑颜开合不拢嘴,一个劲的痴笑。
人逢喜事精神爽。小宝悄悄地凑到刘铭祺的身旁,轻轻地推了推,笑眯眯道:“公子,公子,您睡了吗?”
正在闭目养神的刘铭祺不耐烦地将一只手按在小宝的脸上稍一用力,将小宝推了个人仰马翻,闷声道:“别烦我,滚远点。”
小宝朝后打了个滚才爬起来,一手捂住鼻子,另一只手又朝刘铭祺推了推,问道:“公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别装在肚子里,能不能跟我说说,说不定小宝能帮公子开导开导呢?”
刘铭祺半睁着一只眼望了望小宝,心情消极道:“都混到这步田地了,你说我能开心的起来吗?无非就是等着匪寇们哪天一高兴杀过来,把咱们嘁哩喀喳大卸八块,咱们就等着做冤鬼吧!”
小宝一听刘铭祺说丧气话,马上反驳道:“公子英明神武怎么会做冤鬼呢?”
刘铭祺蹙着眉道:“去去去,少来,学什么不好偏偏学人家拍马屁。”
小宝嘻嘻一笑,道:“马屁拍得好,大人全信了。今日多亏了公子替我解围,不但没挨板子,还赏了十两银子,这银子我和公子一人一半,您看如何?”
“你自己留着吧!我保证等不到匪寇来的那一天,你就先死悄悄了!”刘铭祺话里有话,懒懒的翻了个身说道。
小宝一愣,从怀里掏出银子,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那锭光亮亮的银子,不明何意地问道:“公子,您是说这银子上有毒吗?”
刘铭祺见小宝捧着银子爱不释手、财迷心窍的样儿,气就不打一处来,也懒得给小宝解释太多,只是冷冷地气道“靠,这银子上不是有毒!是有祸,不明白算了。我劝你要想多活两天的话,赶快把这十两赏银塞给赵千总,破财免灾。”
小宝怎么也想不通刘相公为什么要自己将到手的银子白白的送给赵千总,心里也是老大的不愿意,忍不住自言自语道:“这银子又不是偷来抢来的,凭什么送给赵千总啊?”
“给不给是你自己的事,是要命还是要银子?你自己选吧。”刘铭祺咪愣着眼睛,哼哼唧唧地说完,便迷迷糊糊地睡起了午觉。
说归说,做归做,小宝虽然不知刘铭祺是何用意,倒是蛮听他的话。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偷偷的将银子塞给了赵千总。按照刘铭祺吩咐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再恭维了几句。虽说赵千总也不好意思地一再推拒说那是总兵大人的赏银,本应小宝所得之类的话,不过,还是在边推边拒之下收了下来。
当兵不习武,不算尽义务。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
吃过中午饭没多久,忽听一声急促的哨音,壮丁们便以汛为单位,每汛大约二十来人,在外委把总和把总的指挥下,集集在教驽台,开始了单兵作战等项目的操练。
教驽台是康襄城东重要的军事设施之一,高八米,面积近七千平方米略呈正方形。可以在此同时操练四个营的操练任务,也可以用来比武、训练强弩手。为了使士兵们夏日不受日晒,台边种有许多松树,风来松声如涛,教弩松荫,除此之外,还有数口古井,水味甘美,四季不竭,可供清兵休息时饮用。
日头高高地挂在天上,仿佛在讥笑这群拿锄头的、拿笔杆子的,卖苦力的,做小买卖的工农商学各大行业的人拼集而成的正宗杂牌军,也像模像样地拿起了长矛,挥汗如雨在那进行着机械性的操练。
操练场上,尘土飞扬,壮丁们汗流浃背地同声呼喝。几个手握长矛刺杀的动作,就足足作了几千次,每作一个动作,嘴里必须要同喊一声“杀”字,而且还要喊出杀气、喊出威风来,否则那些在一旁负责督察的外委把总们便会在休息的时候,单独训练那些士气不高的壮丁,单独开小灶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所以每个人都操练得很认真,双手即使磨出七八个血泡来,依然紧握长矛,咬紧牙坚持着,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是希望,坚持就是为了活着。其实,壮丁们心里也明白,如果不将这些刺杀动作练好,等到了战场真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任由匪寇宰牲口般地将其屠杀。
作为后世穿越到前世的刘铭祺来说,凭着他相当强的领悟能力,根本没必要徒劳操练,凭他原来的那点跆拳道的底子,足够保住性命的了。这又不是练杂技,要精益求精,要分毫不差,战场上只要你能把敌人搞死,你就是个好兵,否则就是孬兵。
刘铭祺心不在焉的在队伍里磨时间,大有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念头。不远处的小宝却显得力不从心,虽然操练的很刻苦,只可惜他天生就是个跑堂的,资质太差,再简单的动作到了他那就全变了形走了样。
暮日西斜,鼓声鸣起,操练结束,各汛合集。赵千总跟家里死人了似的,阴着老脸,缓步来到队伍前面,大嘴一张,开始吹胡子瞪眼,不满地凶道:“看你们练得是什么刺杀动作,刺不像刺,杀不像杀,一群废物。今天晚饭前,没有通过我的察验,谁都不准吃晚饭,晚上接着练,直到练好为止。”
“喳!”壮丁们声音低沉地回令道。俗话说,军令如山倒,容不得讨价还价。
几个侍卫兵将一张单桌单椅摆在队伍的前面,又将沏好的凉茶端放在桌子上,赵千总稳稳当当地落座后,端起茶碗呷了一口茶,哼道:“开始吧!”赵千总这种缺德带冒烟的训法,壮丁们不死也得脱成皮。
察验开始,一个壮丁走到离赵千总十步远的地方停下,将刚学的几招刺杀动作完整地操练了一遍。只要是赵千总点头,便可以回去吃饭睡觉,要是摇头,那就得留下继续操练。就这样,壮丁们开始陆陆续续的接受赵千总的查验,合格不合格,就要看赵千总点不点头了。
轮到刘铭祺上场时,那自然是小菜一碟,轻轻松松地就站到了合格者的队伍里。
在兑子营所有壮丁的关注下,小宝上场了,几个简单的长矛刺杀动作被小宝操练得仿佛同老太太抡烧火棍似的,没横没竖的。看得队伍里的刘铭祺是哭不能哭、笑又不能笑,实在没办法,只有拿脚使劲地蹭地,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更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虽然小宝操练的刺杀动作弱劣,但在赵千总大人的眼里却如同孙悟空耍金箍棒般,活灵活现的,越看越顺眼。赵千总连奔儿都没打,就立码点头通过了察验,令在场的人无不大跌眼镜。更令那些外委把总和把总们气得眼红,心想这才来兑子营几天啊,又出风头,又拿赏银,而赵千总也明显袒护包庇,真是让人妒嫉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