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7(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77(一)
“像你这样的街头流氓,我见得多了,除了欺负老实人,屁本事没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那副德行,你对得起你娘吗?你对得起你爹吗?你对得起你七大姑八大姨吗?你对得起你家的祖宗十八代吗?”
“不是我说你,你做什么不好,偏偏做流氓,大字不识一筐,出来混,要讲学历的,你自己说,就你这样活得还有什么意思!”
“我劝你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大清朝少了你这么个臭鸡蛋,照样做鸡蛋糕,老百姓也少遭点殃,你也算是积了阴德啦!说不定阎王也一高兴,就不让你下十八层地域啦!这不也很好吗?”
台下的人都搞懵了,本以为两位高手登台后,肯定会在擂台上一决雌雄,演绎一场盛况空前的生死大战,杀他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可是却没想到刘铭祺在台上莫名其妙地将雷霸天骂了个狗血喷头,形如呆傻,似乎是忘了比武这码事了。
台上的雷霸天其实是被气糊涂了,这辈子也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大骂过他,突然被刘铭祺一顿狠骂,冥冥之中,好像弥补了他自己小时候缺爹少娘时缺少父亲责骂的经历,一时心入其境,竟然忘了他此时没有动手,却是垂头而立,自我反省了起来。
人都是有弱点的,恰恰雷霸天的弱点就是缺少爹娘以及长辈的管教,面对刘铭祺严厉贬讽的言辞训斥,他表情呆滞目光茫然,眼神露出点良心遭受谴责后的愧疚之色。这也正入了刘铭祺给他下的套,他是故意把武斗改成文斗的,想方设法地拖延比武时间,目的只是为了熬过这一局的拳脚比试。因为他心里明白,论拳脚自己的跆拳道在雷霸天面前指定是小巫见大巫,关公面前耍大刀,自寻死路。
能熬多久就熬多久吧,即使到了第二局真刀真枪的搏杀,自己的小命也全抓在人家手里呢!
自从来到大清朝,雷霸天就成了他的克星,躲也躲不过,逃也逃不脱,早知道如此,真该俯身在一个武林高手的身上,不但可以打的雷霸天满地找牙,不,是满地找碎牙,也可以扬名立万,英雄立于不败之地,何惧乎!
他们俩在擂台上一个骂的天崩地裂,气势恢弘。一个被骂的六神无主,体无完肤。一场好端端的比武硬是变成了俊男骂街,让人哭笑不得。台下的将士们终于忍不住了,纷纷仰着头大声叫嚷道:“打呀!磨磨蹭蹭的,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快打呀,打,打,打他,打他……”
台下几万人的将士们这一起哄吆喝,令雷霸天猛然间回过味儿来,如同一只被耍弄激了的猛兽,顿时凶相毕露地大喊一声:“天下英雄任我锤,我是流氓我怕谁!”说完,一个饿虎扑食朝刘铭祺猛扑过来。刘铭祺见他发威,同时也提高了警惕,老虎不发威,可千万不能把他当病猫,否则是自讨苦吃。
只见刘铭祺左躲又闪,上蹦下跳,尽其所能地避开雷霸天的凶狠攻势,实在避不开的也会小心谨慎地接个一招半式的,不过,每次与雷霸天的钢筋铁骨般的身体相触,骨头都快要震裂了。
凶残暴厉的雷霸天确实是个狠角,每招每式都能看得出其刚猛无畴的力道,交手四五个回合之后,已然把全无反抗之力的刘铭祺逼打到擂台的一角,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危急关头,刘铭祺本想虚晃一招,再趁机侧身逃开擂台的死角,却一时大意而被雷霸天一只铁手牢牢地抓住踢划过半空中的脚板,跟拎小鸡似的掐捏在手掌里。
刘铭祺心头狂惊,暗冒冷汗。任凭他使劲浑身的解数,却难以挣脱那只铁钳子般的大手,死死地扣抓着他的右脚不放,捏得脚掌的骨头咯吱吱响,雷霸天用力往怀里一拉,抬起另一只手迅速扭住刘铭祺胸前的袍领,反手猛地一较劲,双臂发力向上,嘴里哼叫着,把刘铭祺整个身躯硬生生地横空高举过头顶,竟然在半空中前后旋转了起来,想把他转晕后,然后再抛下擂台……
尽管刘铭祺的双手双脚蹬踹抓挠晃,该挣扎的动作和方法全都用上了,却还是无法阻止雷霸天像转碟一样地将他玩转于股掌之中。
刘铭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啦!心中暗惊道:这狗日的要是就这样把自己给抛出去,非把他摔成肉饼不可,不死也残废。
正当这时,恍惚眩晕中的刘铭祺听到“哐”的一声锣鸣,台下的孙大奎立即厉声道:“时辰到,第一局,平。”这锣敲的简直是太及时不过了,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孙大奎,感谢锣!
虚惊一场,真是吓死人啊!刘铭祺稳了稳神儿,低头瞧瞧一脸不满的雷霸天,敢情,他肠子都晦青了,早知道错失良机,就该提前把他给抛丢出去多好。临上擂台前已被其激怒,随后又被其辱骂,二口闷气还没出,眼下又多憋了一口气,越想越倒霉,死的心都有。
被横举在半空中的刘铭祺却面露轻松,嘿嘿一笑,低头提醒道:“怎么,还不舍得把我放下来啊!违反赛规,会取消参赛资格的呕!”
“哼!”气急败坏的雷霸天当然不敢当着众位大人和几万将士的面前违反参赛规则,怒哼了一声,然后,狠狠地把刘铭祺望擂台上一丢,气呼呼的走下擂台。
“啊!”刘铭祺闷叫一声,摔得眼冒金星。幸亏是屁股先着地,不是后脑勺先碰地,才不至于当场昏厥过去,勉勉强强硬撑着爬了起来,平日的风流倜傥、潇洒翩翩通通不见,样子极其狼狈,叫苦不迭。心里骂道:“你他娘的,老子让你把我放下了,又没让你把我丢下来!没信用!哎呦!我地腰呦!”
第一轮的较量让刘铭祺有惊无险地混了过去,虽然两瓣屁股摔得差点开了花,但总算是没什么大碍,总比被雷霸天抛下擂台,摔成肉饼的好。刘铭祺暗自庆幸自己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天王老子也不怕。
令人心颤的锣鸣赫然敲响,休息片刻后,接着进入到第二轮的武器分高低的环节,规则自不必说,也就是参赛的两人可任意在擂台两边的兵器架上各寻一件得心应手的兵器,兵戎相见,以分上下。
看来要动真格的啦!台下各营的将士们都为本营的人捏了一把汗,多以万众的将士们顿时停止了躁动,安静了许多。
雷霸天再次气势不减地登上擂台,脱掉外敞,黑黝黝的脊背顿时隆起数十块像铁疙瘩般的肌肉块,显然能看出他是属于那种力量型的参赛者,莫非是要拼命吗?
只见他转身几步来到摆放着各种武器的兵器架前,寻了一对纯黑实心大铁锤,握在手里掂了掂,皱了皱眉头,感觉好像是轻了点,不过兵器架上也再找不到重量趁手的家伙了,也只好就和着用。
刘铭祺面露苦色,半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上了擂台,耳边响起兑字营全营上下整齐的呼喊声:“加油!加油!刘铭祺必胜!刘铭祺必赢!我们永远支持你!”
“哼!你们就永远地在心里支持我吧,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有情意的把我换下去,你们上来试试。”刘铭祺心里怨怨,仍礼貌性地冲台下点了点头,以示感谢。振作起精神,临危不惧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死神”,暗道:凭我后世穿越来的身份,我就不信以智斗勇,我斗不过你。
雷霸天当然知道刘铭祺实在是太狡猾,虽说他已是稳操胜券,但丝毫也不敢马虎,实在是让刘铭祺给骗怕了,把他搞得跟个白痴似的团团转。不但被抢尽风头,就连观摩台上的各位大人的心里也都倾心于他,都觉得刘铭祺是位深不可测、深藏不露的世外高人。
面对种类颇多的冷兵器,刘铭祺一脸的茫然,随手在兵器架上,拎了一把雪亮的钢刀拿在手里,有个家伙在手里总比没有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