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7(二)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77(二)
锣声响过,雷霸天抡起一对百十来斤重的纯黑实心大铁锤恍如挥舞道具一般毫不费力,别说是比试较量,一见这阵势就明白那是真把式,要是被他轻轻地锤上一下,非得骨碎筋断不可。
“咣哐”一声巨响,雷霸天故意将手里的两只黑铁锤在胸前用力一磕,气焰嚣张,不,简直是嚣张至极,台下顿时传来海浪般的叫好声,雷霸天再次得意忘形地磕击着手里的铁锤,一面是冲刘铭祺示威,一面是为了博得台下的彩头,煞是威风。
正这时,寒光一闪,一把钢刀冷不丁的飞袭而来,雷霸天顿时一惊,慌忙抬锤一挡,“嘡”的一声脆响,袭来的钢刀被黑铁锤迎空磕飞,直钻苍穹,转眼间又从云霄中冲下,直奔地面上黑压压的将士们落下,人群中一阵大乱,吓得台下的将士们四下奔逃,躲避飞来横祸。
雷霸天收锤定睛一看,原来那钢刀正是对面的刘铭祺趁其不备撇仍而来的,刘铭祺这次没等雷霸天先动锤,自己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明知硬碰硬的拼杀不是人家对手,也只有变化一种攻击的手法,来个远距离“轰炸。
雷霸天咧了咧嘴,心里也扑腾扑腾地跳了几下。心想:这个狡猾的酸秀才长了一肚子的坏心眼,比自己还坏还狠,拉开架势他不战,偷袭他倒是有一套。
想到此,雷霸天实在是忍无可忍,嘴里一声大喝,举锤冲来。
刘铭祺转身后退数步,在兵器架上又操起一杆红缨枪,脚下连续踮了两步,做了个标准的投撇标枪的动作,集中全身的力气在手臂上,奋力投刺了出去,红缨枪如一根离弦之箭倏然射向雷霸天,雷霸天顿住脚步,抡锤搏挡。
这下可热闹了,一个眼疾手快地在擂台上投撇各种各样的兵器,一个在擂台上忙不迭的抡锤搏挡,几万将士在擂台下惊心动魄地躲避着从天上落下来的各种各样的兵器,护卫营的士兵们冲上观摩台列成一排,手持钢刀,全力保护着身后的各位大人。不知道这种比武的方式从古至今是否遇见过,着实让人苦笑不已,大跌下巴。
擂台上的兵器是有限的,当刘铭祺将擂台两边的武器都扔完后,他自己也累得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这可都是纯粹的力气活啊,别说没兵器扔了,就算有,也扔撇不动了。当即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倒气。
雷霸天鄙视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刘铭祺,轻蔑地撇了撇嘴角,暗道:“就这点能耐也敢跟我较量兵器,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活得不耐烦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雷霸天手持铁锤,目露凶光,狞笑着走到刘铭祺的面前,举锤欲砸。
“哈哈……”瘫坐在地上的刘铭祺当场一阵狂笑,笑得台下的将士面面相视,不明其意,莫非是生死关头间使得他理智完全失控了?被雷霸天给吓疯了?
雷霸天一脸诧异地收起了双锤,不无疑惑地暗自琢磨:“按人的正常反应,没道理笑啊!应该是跪地求饶,求我放过他才对啊!”越想越不对劲,这家伙不会又耍什么花样吧!想到这,上前一步,喝问道:“死到临头,为何发笑。”
刘铭祺晓得是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笑道:“哈哈……我……笑你啊!公子我本想让你三分,给你留个面子,有个台阶下台,谁知道你得寸进尺非逼得我出手不可,真是死到临头还强欢颜。”雷霸天顿时又蒙了,到底是谁死到临头还强欢颜呀!
此话一出,雷霸天也是哭笑不得,心想:我怎么碰上这么一位滚刀肉啊!不过这个酸秀也确实很玄乎,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防不胜防,不过他再怎么玄,也成了我的手下败将,不但要把他搞残废,更重要的是把他满嘴的小白牙敲掉,已解三辱之仇。”想到这里,雷霸天脸一沉,狠道:“酸秀才,你别跟老子装,今天按比武规则,老子虽然不能取你性命,但老子要砸断你的双腿,双手,还要敲掉你满口的小白牙,然后,留你一口气在,生不如死。”
刘铭祺腾得一下从擂台上站了起来,怒道:“既然你不听劝阻,非要触触我这个霉头,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武林绝学。”说完,刘铭祺赤手空拳地向前走了几步,像模像样的做几个运气的动作,大喝一声:“雷霸天,来吧!公子我给你拼了。”
话音落地,台下一声声嘶力竭哭喊:“公子,咱们投降吧,小宝不跟公子分银子啦!小宝就公子这么一位好朋友,公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向公子的家人交代啊?求求公子,咱们不比啦!”
刘铭祺一听小宝在台下哭喊,立即朝小宝递了一个眼色,轻笑道:“我和雷霸天是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对头,今天我要是不还以颜色,他一直以为我们当秀才的读书人好欺负。你放心,公子命大,老天爷都保佑我。”
小宝不懂刘铭祺朝他使得眼色是何用意,更不晓得他凭什么跟人家比,拳脚比试就差点要了他的小命,眼下人家手里还握着对黑大锤,恐怕更难对付。公子执意不降,希望能像公子自己所言的那样,多求老天爷保佑,即便是输了,也别伤了身体。
“哼,酸秀才,死到临头,还不服气,拿命来。”雷霸天再也不能容忍下去,手中的双锤上下翻飞,挥舞自如,数米之外就能感到一股森冷的锤风刮面,直奔刘铭祺而来,令人心惊胆寒。
同时,刘铭祺也亮出虚虚几招,右手忽地一抖,拉长音大喝一声道:“降--龙--十--八--掌,看招。”
“啊……”一声惨叫,划裂长空,未见风云变色,未见风沙漫天,也未见地动山摇,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唯一不同的就是雷霸天手里的双锤,突然“哐叽”一声从手里脱落了一个,重重地砸落在擂台之上,望着雷霸天痛苦不堪的表情,丑陋的黑脸痛得已严重扭曲,像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样。
雷霸天手握单锤,狠狠地咬了咬牙,吼道:“他娘的,酸秀才……够阴的……”话未说全,提锤又要来袭,刘铭祺哪还给他丝毫的反扑机会,接着又是大喝一声:“大力金刚掌,看招。”猛抖手腕不止。
“哐叽,哎呦……啊……”接连数声,台下的将士们全都惊呆了,满脸惊讶地望着擂台上的刘铭祺只不过几个简单的动作,不但将彪悍的雷霸天手里的两只实心的黑铁锤打落在地,更是将他打得如同木乃伊一般,腰身僵挺,形如木头桩一般戳在台上动也不动一下。
半响,台下的欢呼声怒浪般瞬间爆发,一浪掀过一浪……
洋洋得意的刘铭祺笑着向台下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坎字营的人忙爬上擂台,把伤势不轻的雷霸天抬将下去。令刘铭祺很是奇怪的是,他只不过是击打十几“掌”而已,即便是制服了雷霸天,没道理他会乖乖地站在台上一言不发,傻愣愣的一句不骂,最起码也该“哎呦”两声才对啊!
就在坎字营抬着雷霸天在身旁经过的时候,刘铭祺忍不住偷看了一眼,却见他整张脸憋得通红通红的,嘴角滴淌着鲜红的血液,一枚七寸长的银针正将他的舌头和腮帮子穿透在一起,只能低缓着喘几口粗气,痛不欲生。
“啧啧……”刘铭祺貌似心疼地吧嗒吧嗒嘴,暗道:“早知下场如此悲惨,何必当初嚣张无度,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独自向擂台下走去。
刘铭祺能死里逃生,反败为胜,降服雷霸天,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什么降龙十八掌,大力金刚掌啊!那都是唬人的,做做样子罢了。只不过是在生死危急关头,猛然间想起了前些日子碧贞小姐托康襄城学政喻庆丰送来的那件防身金筒,在最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由于操作要领不当,接连射出十一次,共计三十三枚银针全都射进了雷霸天的体内。恐怕这会儿,他正让人给他拔针呢?不过这次比上次中的针要多的多,从头到脚几乎被刘铭祺给射满了。万一哪根针不凑巧误扎到重要的穴位,搞不好会留下终生残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