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6(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86(一)
刘铭祺心里坏笑,心里不由暗道:借刀杀人,大功告成,现在该是收买人心的时候啦!
刘铭祺忙起身走到三位参将的面前,边搀扶边安慰道:“本总兵大人知道三位大人军务繁忙,不过是晚到些时辰嘛,不妨事,不妨事的。”黑脸让鲍铁去做,红脸由自己来做,拉拢人心吗?就得在关键的时候做好人,那样才值嘛!
“谢总兵大人宽恕。”三位参将起身颔首谢道。心理素质不好,还真受不了这一惊一吓的,三个人的都快吓出心脏病来了。
话音刚落,营外的传令官来报:“启禀各位大人,前方的哨兵在上中发现数名窥探我军军情的匪寇,活捉一人,其余的已经全被斩杀,俘虏的匪寇该当如何处置?请总兵大人定夺。”四位参将相互对望一眼,同时又将目光移落在了刘铭祺的身上,必定全军的最高长官在此,如何处置自当刘铭祺亲自决定。
刘铭祺转身稳稳地坐回营帐中间的木椅上,不紧不慢地命道:“把匪寇带进来!”
“喳!”传令官得令后,转身朝帐外传道:“总兵大人有令,把匪寇带入帐内。”
帐外的几个哨兵推推搡搡地带进一个人来,众人仔细一打量,此人年龄在三十岁上下,个头不高,相貌一般,身上穿着土灰色的短衣襟,已经被撕烂几处,嘴角还残留着未曾擦干净的血痕,看样子定是俘虏他的时侯被哨兵殴打过,手里面仍紧紧地攥着一张将将画好的军事地图。
“啪”的一声,坐在匪寇的对面的刘铭祺猛地一拍桌面,喝声问道:“说,是谁派你来的?派你干什么来啦?”
匪寇将头一扬,闷声不语,大有视死如归的劲头。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刘铭祺用威胁的口气问道。
匪寇仍将头扬得高高的,摆出一副不甘屈服的架势。
“砰”的一声枪响,毫无心里准备的四位参将突然震的一惊,急扭头朝刘铭祺望去,只见刘铭祺手里举着歪把子手枪,撇着嘴,轻轻地吹了吹枪口上的硝烟,冷冷地哼道:“本大人再问你一句,说还是不说啊?”
再看那匪寇龇牙咧嘴露出痛苦难耐的表情,瞬间吓得如见了活阎王般,单手捂着血流不止的右臂,连忙跪地磕头不止,满嘴哭腔地唔哝道:“大人饶命,小的说,说,小的全说。大人饶了小人这条贱命吧!”
刘铭祺嘿嘿一笑,骂道:“真他妈的犯贱!小宝,把他拉下去审问,不说清楚,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喳”小宝得令后,转身带人将匪寇拉出帐外审问。
营帐内的四位参将脸都绿了,没想到刘铭祺长得书生气十足,下手又凶又狠又黑,绝不留情,心里不禁又惧又怕,暗暗发毛。
其实刘铭祺是故意演戏给他们看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堂堂的总兵大人,一个小小的俘虏,用的着他亲自审问吗?巧就巧在那个匪寇撞到枪口上了。刘铭祺故意借此在四位参将面前杀鸡儆猴,立立军威。
软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谁呀!不要命的怕那些专要人命的主,刘铭祺这阵势一摆出来,谁这心里还不捏把冷汗啊!
刘铭祺见营帐里的气氛有些压抑,笑着道:“来来来,各位大人,我今日几次传令给四位参将大人,无非是想微备薄酒设宴款待众将军一番,使我军上下同欲,大胜造反叛国的匪寇。”
“这……”四人被刘铭祺的一番话说得面带愧色,支吾难语。
“来人啊!抬酒上菜。”刘铭祺高声吩咐道。
“喳!”
“总兵大人,这酒是?”
“我知道各位将军在这荒山夜岭处,吃不好睡不好,所以呢,我昨夜特地派人进城,买来好酒好菜,与各位将军一醉方休。”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刚刘铭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黑着脸掏枪袭匪的情景历历在目,转眼又要请他们喝酒解馋,顿时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惊恐不安。
刘铭祺见状,嘿嘿一笑,开玩笑道:“各位将军怎么一下子变得跟娘们似的呀,这样下去我大清的兵卒们岂不让你等带成娘子军啦!我这酒可不比鲍大人的酒贵哦,本官可是一文钱都不会收的。”
虽然眼前的刘铭祺天威难测,但说起笑话来,却同样显得平易近人。乾字营参将刘习赔笑道:“总兵大人为我等思前想后,体贴入微,我们就不要再客气啦!怠慢了总兵大人的一番盛情。”刘习边说边主动坐在桌边,其他人也随着坐了下来。
凡事深藏不露中透着狡猾灵变、游刃有余的处世之道,无不让在场的众将暗自佩服,诚然顺服于他的铁腕之下。
在鲍铁的带动下,四位参将紧紧地团结在四营最高指挥官刘铭祺的周围,推杯换盏,猜拳行令,喝的是七荤八素,不亦乐乎。
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古往今来,要想和上级领导打成一片,唯独在酒桌上最能体现的淋漓尽致。正当众将和刘铭祺喝得酒酣耳热,称兄道弟,海誓山盟,两肋插刀的时候。忽然帐帘一掀,小宝喜气盈盈地走进帐来,笑着来到刘铭祺的身旁,拱了拱手道:“启禀总兵大人,抓来的匪寇全已经招了,并且招的是干干净净的,连他家祖宗十八代都如实以告,真是不招则以,一招惊人啊!”
“喔!哈哈……招了就好,说说,那个匪寇都招了些什么?”此时的刘铭祺眼睛迷成一条缝,连眉毛都跟着笑了起来。
“总兵大人,据匪寇交代,他们的匪头宋二虎派人在林子里搜索我军的准确位置,准备摸清我军的方位后,再发兵围困,形成四面楚歌之势。如此一来,显然对我军十分不利。”小宝向前凑了凑,一字一句地道。
“匪寇的大军现在盘踞何处?”刘铭祺心里不由一动,急问道。
小宝立即从怀里掏出一张临时模拟的地图来,平铺在桌边,指了指上面的标记道:“回大人,匪寇现盘踞在域关山东的名为狮子岭一带,据匪寇交代,他们驻扎的兵营左侧是震天火炮营,右侧是火枪营,营前是步兵营,中间是粮草库。营后仗以山中天险大河为屏障,占据易守难攻之势。”众将也都纷纷放下酒杯,围拢过来,边听小宝介绍边观望着桌上的模拟地图凝神苦思。
听完小宝的简单介绍,刘铭祺下意识地笑了笑,那一脸的阴笑只能用笑里藏刀来形容才恰到好处。他抬起头向众将问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众位将军有何高见啊?”
坐在刘铭祺对面的鲍铁,立即起身吹胡子瞪眼睛地道:“回禀总兵大人,我军自从到域关山后,不但毫无功绩建树,更是窝窝囊囊到被匪寇追着屁股打,东躲西藏,好生郁闷,大大地损我军威,弱我士气,莫将此次愿领兵趁夜偷袭匪营,还以颜色,让他们也知道知道我大清朝的将士也不是吃素的。”
刘铭祺点了点头,沉声道:“其他大人的意见呢?”
其他三位参将忙起身拱手,齐声道:“我等均赞同鲍将军的提议!”
刘铭祺也跟着站了起来,胸有成竹地道:“好,上下同欲者胜,既然四位将军都已看出我军所处的大好时机,那我们就不要手软啦!该出手时就出手嘛!不过,我们不偷袭则以,一旦偷袭,就要杀他个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才罢。”
“请总兵大人下令,莫将生死相随!”四将军情绪激昂,信心百倍地应道。
刘铭祺抬头朝帐外望了望,估计时辰也就在下午三点左右,笑道:“不急不急!”转身又对小宝道:“传令下去,全军将士们先填饱肚子,然后,在营帐内休息睡觉,养精蓄锐,待到午夜前集合,准备突袭匪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