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116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0116
早点铺老板按我的吩咐屁颠屁颠地拿来纸和笔递到我的面前,我很快写了张字条,连同玉佛交到早点铺老板的手里,此时的他为了那一万块钱外财,早就笑不拢嘴,而在我这个又脏又臭的乞丐面前点头哈腰,恭敬的要命!
早点铺老板拿着我交给他的玉佛和纸条,一路小跑地来到大富豪的门口,抬头正望见胡哥跟贴身保镖吩咐完事情,正欲进入大富豪!
“请问?您是胡哥吧!”早点铺老板弱弱地问了一句。
胡哥冷目横射,寒光在早点铺老板的脸上停顿了下来,“什么事?”
“胡……胡哥,刚……刚才有一个……人,让……我把这个交……叫给你。”早点铺老板被胡哥射在自己身上的两道寒光,吓得不轻,说起话来也就越显得结结巴巴起来。
胡哥身边的保镖上前一步,从早点铺老板的手里拽过纸条和玉佛,这时早点铺老板更是连头也不敢多抬一下,干脆耷拉着脑袋,心里才能安实一点,敢情黑社会老大的眼神都像刀子似的寒光逼人,看了都让人胆寒。早点铺老板此时真的有点后悔,刚才一时被钞票迷失心窍,万一……天晓得是福是祸。
保镖将纸条和玉佛递到胡哥的手里后,恭恭敬敬地站立在一旁。
胡哥捻开纸条一看,脸色一变,只见字条上的字正是自己小弟刘铭祺的笔迹:胡哥,大富豪总统套房的我是你的小弟刘铭祺,现在给你写纸条的我也是你的小弟刘铭祺,这件事很奇异,我一时难以说清楚,以后再向您解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您都一定要帮小弟这一次。请您收到玉佛和纸条后,给你身边的那个早点铺的老板一万块钱,便万事OK啦!对了,这件事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包括总统套房里的那个我,呵呵,天机不可泄漏。
“这玉佛正是当初自己亲手送给刘铭祺的吗?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两个刘铭祺呢?”胡哥反复端详着手里的长命佛,一时迷惑起来。
“给你纸条的人呢?”胡哥厉声问道。
“在我……我的店门口!”早点铺老板边说边用手向酒店门口指了指。然而,此时的店门口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我的身影。
“人呢?”
“刚刚还在呢!”
这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胡哥在大富豪的门前疑惑久久……
“给他一万块!”胡哥突然吩咐道。保镖闻听,躬身从宝马车里,拎出一个密码箱来,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捆钞票扔给早点铺老板。
“谢谢胡哥,谢谢胡哥!”早点铺老板一个劲的鞠躬道谢,心里却乐开了花,这钱挣得也太容易啦,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正砸在自己的脑袋上了!
……
“老婆,刚才那个人呢?”早点铺老板回来后,兴匆匆地大喊道。
“走了,我给了他二斤小笼包还有你的一套旧衣服,然后就走了!”老板娘应允道。
“他可是个大财神啊!怎么没留住他呢?”早点铺老板怪罪道。
“收了人家的钱财就说人家是财神,收不到的话,你还不是把人家当乞丐看待,我看你呀!就知道往钱眼里钻!”老板娘训骂道。
……
在早点铺老板和老板娘的吵吵骂骂中,我已经到了另外一条街上,刚刚吃了些香甜可口的小笼包后,人也精神也许多,一个人又跳到护城河里洗了个澡,穿上老板娘给我的旧衣服,左右瞧了瞧,倒不像乞丐了,活像个民工,唉……将就着穿吧,好歹咱也算有了正式身份的人啦!
虽然穿着朴素,但凭咱高大帅气的外表足以让路过我身边的每一位女同胞们心里为之一震,频频回头望眼欲穿,终于让我找到了以往的自信和豪气。
一个时辰后,我来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站在医院门口左右徘徊了一阵,一时还是想不出良策,单纯的张小月此时跟我的前世只有一面之缘,更不会凭空相信我所讲的那些‘鬼话’啦!
……
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们都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各自手头上的工作,张小月穿着白大褂,正伏在办公桌上填写起各个床号所需的药品清单,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随着笔尖的滑动而显得更加的传神……
“来急诊啦,张小月,钱医生让你立即赶到急诊室!”一位身材矮墩墩的胖护士一声疾呼,顿时打破了这种安静祥和的气氛,张小月的第一反应便是丢下手中的笔,立即拎起放在一旁的急救箱转身向外冲去。
“唉呦!疼死我啦!救命啊!”急诊室内传出了痛苦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惨!
“钱医生,我来了!”张小月气喘吁吁地跑进急诊室,钱医生向张小月微微点了点头,正神态若定地吩咐道:“张护士,这个患者的症状好像是急性阑尾炎,赶紧给他打一针镇痛剂,其他的人做好手术前准备。”
张小月嗯了一声答应后,斜眼看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患者,略微顿了顿,只见躺在病床上的这位患者,原来是一位相貌堂堂的帅哥,而且刚一见面,却不知为何有种曾相识的感觉。情况紧急,张小月来不及多想,转身麻利地从急救箱里取出针管和药剂,将液体药水抽入针管后,便急忙来到床边。
躺在病床上的帅哥不是别人,正是风流倜傥,笑傲江湖,鼎鼎大名的刘铭祺,我为了能够有机会接近他,硬是死皮赖脸地在医院的大门口装病,这才被菩萨心肠的白衣天使们把我给拖了进来。
“别乱动!打一针就不疼啦!”张小月手举着针管,看了一眼正在痛苦呻吟的帅哥,柔声柔气地笑着说道。虽然张小月的外表给人的感觉是清纯靓丽可爱的女孩,但当她手捏针管时的样子,在我眼里却带着浓烈的杀气……
“护士小姐,能不能不打针呀!我这病是老毛病,挺一会就好了!”我用商量的口吻问道。我从小就怕打针,甚至给我打一针比砍我一刀都恐惧,这也是我的死穴,见了针头就恐惧的要死。
“没关系!不疼的!”张小月边说边捏着酒精棉花团在我的胳膊上揉擦了起来。
死就死吧!为了能将我的心上美女带回去,不付出点惨痛的代价怎么能行呢!
“护士小姐,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呢?”我趁机说道。
“什么要求呢?你说说看?”
“你给我打完针后,能不能对着我的月光宝盒说一句咒语呢?只要你说出“菠萝菠萝蜜”这五个字,它将会给你带来无限好运的!”
张小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疑问道:“月光宝盒?”
我点了点头!
“你有月光宝盒?”张小月一脸狐疑地再次问道。
我接着又点了点头,
张小月被眼前这位头脑有些锈豆的帅哥搞得真有点哭笑不得啦,世上哪有什么月光宝盒之类的无稽之谈呢!尽管张小月心里认为我所说的月光宝盒一定是不复存在的东西,而且极有可能是我惊吓过度的妄言,不过,安抚患者是护士的基本职业道德,张小月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那好!我答应你,打完针后,我就在你的月光宝盒面前念咒语,好吗?”
“太好啦!”我兴奋得眼水都要流下来了,尽管这样,张小月也没有理会到我异常兴奋的心情,反而觉得我以前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会变得如此失常……
“啊……”一声惨痛的嚎叫声过后,倒是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和不明何事的人们的驻足观望。
“喂,帅哥,有没有搞错,我家杀的那头猪也没有你叫得这么惨!这么夸张吧!”矮墩墩的胖护士带着吃惊的神情,站在我的身旁讥诮道。
围观的众人和张小月一起被胖护士的话,逗得忍不住掩面窃笑。
“你见过像我这么帅的猪吗?”我狠狠地白了一眼胖护士问道。
胖护士知道自己一时失言,尴尬地盹道:“没见过!”要说男人说话直了点,那叫做有性格,有男人味。这女人要是也像胖护士一样的毫无矜持之相,四个活人她能气死三个,另一个也会被气得爆血管!
此时,张小月已经将一旁的剩余药品收拾进了急救箱里,转身正要离去。
“护士小姐,你别走呀!你还没有在我的月光宝盒面前说咒语呢?”我一把从腰间将月光宝盒拽出来,急忙叫住张小月,指着手里的月光宝盒说道。
张小月停住脚步,转身望了望我,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什么月光宝盒?什么咒语?”胖护士一时好奇心顿生,问个不停。
我见张小月一时不语,便接过胖护士的话头故意气她道:“月光宝盒啊!就是可以让又矮又胖的女人立即变成身材窈窕、人见人爱的的魔女!”我边说边拿着月光宝盒在胖护士的面前晃了晃。
上一章 目录
本站推荐小说
[短篇] 我的爱像海 景儿
[官场] 通天之梯 钓人的鱼
[总裁豪门] 豪门恶魔总裁 萧染
[科幻末世] 龙血至尊
[都市情感] 超级女友在都市 夜神归
[婚恋生活] 凝眸你的绝世天颜 苏沐染
[都市情感] 周末同床
[短篇] 岁月知道我爱你 夏小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