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4章 匠户与烧制焦炭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4章 匠户与烧制焦炭
“学生看来,民众只要吃饱肚子,不挨冻,再有个差事干着,就能安稳过日子。”
朱弘昭的回答很简单,刘时敏颔首微微思量,笑说:“二郎深得民心,懂了这民心,治民也9易如反掌。吃饱肚子,有事干,如此简单的两件事,可笑多少腐儒却不知。”
吃饱肚子是民众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只要满足这1条,民众9不会反乱。再有个差事干,就能转移民众的心思,让他们1心投入工作中,不去胡思乱想弄些麻烦事。
师徒俩没有像往常那样讨论朝中变化,谈着这35户人口以后的营生。也算是刘时敏的考校,朱家有6倾地,安排23户就能精细耕作。多出来的3户人家,如何安排就是1个问题。
“堡内1年4季都有皮货生意,学生准备让他们做皮货买卖。生皮子鞣制制成皮衣,所费不过硝石粗盐和人力,却有3倍利润。只要新平堡马市运转正常,这3户到年可预计获利7千两白银。”
刘时敏听了微微一愣,摇头道:“二郎这法子不错,可有些顾虑不周。二郎虽玉牒除名,这与民争利之事却不可太过张扬。”
“而且3户人尽数投入皮货买卖有些不妥,不妨只拿出1百户。余下2百户做些其他营生,免得将来受制于人。”
朱弘昭1时听不明白这受制于人什么意思,刘时敏微微提点,朱弘昭立马9想明白了。3户人全部做皮货生意会对本地原有行业造成极大冲击,而他父亲又是大同右路参将,他完全有能力垄断这片地域的皮货。
可哪天朱以溯调到其他地方呢?到时候新来的参将还会放任他继续垄断右路皮货生意吗?这9免不得受制于人,若朱以溯等人仕途不顺退下来,这3户极有可能被人夺走。
这里是边镇第1线,有兵在手,再有朝廷大义,上位者想玩死下位者,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吃饱肚子,师徒俩乘坐暖暖的马车返回青阳庄。
马车内外各蒙1层皮革,铺着毡毯虎皮,生着炭火小炉,其中滋味实在是暖和,让人舍不得下来。
回了青阳庄,没了外人师徒俩话题也不再避讳什么。
重新谈起3户未来规划,刘时敏思想还停留在土地上:“6倾地少了些,改日为师和朱相公说道说道。为师今日路过永加堡千户所,见这里有官道,又有雁水河,周围土地尚未划分干净。不妨开春多开些荒地,按律5年耕熟后9归二郎1家,不可错过。”
土地才是根本,官职如流水,只是1时之物。只有土地,年年都有产出,还能传袭子孙。
山西虽然人多地少,边镇1线却是人少地多。刘时敏也不愿意看着朱弘昭1家子把家业安置在新平堡这个边防第1线,若遭了兵灾战乱,旦夕间就会家破人亡。
永加堡千户所归天成卫所辖,在第2线。若将来有变故,也好有个时间准备。再不济,也能有机会后撤。
“学生多谢师尊爱护。”
“你这孩子行什么礼,你是我学生,为师不为你考虑为谁考虑?”
既然要开垦荒地,朱弘昭顺便9把自己难处讲了出来:“开春时右路必然会阡陌纵横,耕牛、犁具听我父说尚缺6成。开垦荒地时耕牛不足可以拿战马将9,可学生这里犁具只有8副,大大的不足,还请老师助学生1臂之力。”
“为师能调耕牛2头,犁具5副与二郎。朱相公那里也缺,余下的都要调拨给右路4卫。”
这些显然不够,刘时敏也知道,解释道:“如今库里也没多少积存,镇守府下属的匠户多是打铁造兵甲的手艺,打制农具不是本职,手艺生疏,产量不足。”
见缝插针,朱弘昭眼神1亮:“师尊,能否调十户匠户于学生,学生这里多有丁壮。打制农具不是什么高深技艺,由匠户教习1两月,开春前学生这里就能教出5户能打铁的人家。”
刘时敏微微沉默,这打铁的匠户不同于炭户,干系重大。
奈何朱弘昭使出了卖萌大法,9差撒娇打滚,享受着朱弘昭揉肩,刘时敏还是没坚持住,松口了,十户匠户太显眼,最终只能给朱弘昭3户。
3户匠户不是3名铁匠,而是3家子,老子是匠户,儿子也就是匠户。和军户一样,只有1个能继承匠户之职,其他的儿子就是余丁。
3户匠户,也9意味着是经验丰富的3名老铁匠和78个儿子,可能还有跑腿的孙子什么的。这些家伙天生吃的就是打制兵甲的饭,打造的刀剑铠甲可都是上乘货。
明后期武备松弛,匠户们打制兵甲交足数量9够了,为了节约成本和赶时间,制造的东西质量奇差。比如说战争利器火铳,毫不夸张的说,都有炸膛的可能。
但别以为匠户们的手艺9差,各地镇守太监、厂监、少监为了捞钱手段变着花样层出不叠。这些匠户干完朝廷规定的工作,就会接私活,私活要的就是质量。
有一件不知真假的事情挺可笑的,山东1带的闻香教作乱,发的传单竟然是太监所管的印书局印刷的……
朱弘昭最想要的是懂打造火铳技术的匠户,可惜这种匠户只有北京和南京才有,其他地方没几个。而且这种匠户被管制的极为严格,很难弄到手里。
各卫所内部也有匠户,东路4卫的匠户早被孙传庭集中起来在天成卫城开作坊打造农具。这些匠户手艺荒废生疏,打造兵器是不成的。
因为以前没多少铁给他们打,手艺不练自然9生疏。技艺远不如有私活练手的镇守府所辖匠户,所以这些匠户才抢手。
铁矿名义上归皇室所有,由各地矿监监督稽查矿税。也允许私人开采,只是这税比较重。铁器又是敏感物资,尤其是边镇。
刘时敏到任后,抓的最紧的就是铁矿。原先镇守太监睁只眼闭只眼弄出来的私人矿场都被他梳理一遍,也没用啥手段,只是让他们按规定缴税,于是这些矿都开不下去停了,由刘时敏安排的人掌控。
打铁匠户这种身份敏感的都给了3户,刘时敏也不能不给铁。朱弘昭没有要冶炼好的铁锭,而是要的铁矿石。
机械系的他对化工不懂,却多少知道铁矿石冶炼。说真的,他多少看不上这年头冶炼出来的生铁锭,杂质含量太高,想要打造兵器铠甲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打铁,纯手工打造,他看着都觉得牙疼。
得到技艺精湛的铁匠后,朱弘昭目的达成,师徒俩又聊了会律法,9散了。
送刘时敏出庄,返回庄子里,孙河提着红漆木盒紧步跟上。
香喷喷,煮的烂熟的鹿肉吃了个满嘴流油,朱弘昭拍着肚皮连呼过瘾。他是肉食动物,现在又是长身体的时候,练得那套体操又格外消耗体能,光吃5谷如何能成?
吃完的骨头也好处理,第2天一顿锤子砸碎,在那栋主体完工的大屋里凿开西阳河,倒进河水里当即引来1群鱼儿,备好的渔网撒下去,这几日又有纯天然鱼肉吃了……
十户炭户足有4多劳力在工作,3户铁匠还没调来,朱弘昭就要早作准备。这年头冶铁靠的就是木炭,煤炭也有,炼出来的都是含硫量高的铁,太脆。
到了清朝,北方树木资源减少,拿煤炭冶铁。这9使得北铁不如南方铁好。造炮造枪,都是南方木炭冶炼的金属为优。
这年头已经有人才用煤炭烧火,但夏天好说,冬天很容易煤烟中毒。朱弘昭派人外出够煤,1边就在庄子里带人挖窑坑。
建在河上的大屋里4周摆满炭盆,屋内暖融融。用开水烧开寒土和泥打坯,打好的泥坯放在炭盆前烘干,留着后面烧砖用。
北岸1个个窑坑挖出来,有的用来烧制木炭,有的用来拿购来的煤炭混合木炭烧砖。
烧木炭是个周期性工作,将柴木在堆积在窑坑里,点燃烧一阵后封堵进气口。造成无氧高温环境,对木柴进行蒸馏碳化。
现在天气寒冷,窑坑内温度流散速度快,烧炭成材率不高。但窑坑数量1上去,产的木炭自然也多。毕竟窑坑点火后炭户观察一阵,封堵后静置不理9成了。
烧1窑56千块青砖需要十天左右,效率不高。后世朱弘昭舅舅就是干砖厂的,烧砖的速度让此时的他汗颜,1个砖窑每年可产千万块红砖。
青砖红砖只是颜色不同,工序也差不多,区别在于出窑前要不要泼水。
到了年底,北岸搭建起1座木棚,棚内工匠们按着朱弘昭意见,拿青砖盖起1排宽9尺,长十3尺高8尺的砖炉。
1块块煤炭塞进去垒好,再堆些木炭引火。朱弘昭压着激动心情,开始依次点火,6座砖炉,只要能有1个砖炉烧出焦炭,他9成功了。
焦炭是大规模冶铁的保证,和蒸汽机一起撑起了第1次工业革命。欧洲那边也是木头快用光了,为了寻找新的冶铁能源,才把煤炭烧焦这门技术逼了出来。
6座砖炉由专人记录烧制过程,或许不成功,但这种文字积累的经验总能把失败经验堆积酝酿为成功他娘。
朱弘昭确实激动,在他看来穿越者的意义不仅仅是争霸天下引领这个民族走向。哪怕带回去一些新的观念,只要观念撒播,立时死了也是值了。
技术永远都不缺,缺的就是1个概念。
他只要早于欧洲几十年将焦炭烧出来,有了大规模冶铁的基础,在足够铁器武装下,谁能摧毁这个民族的脊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仙侠武侠] 万古龙帝 灯泡
[游戏竞技] 联盟之主播无敌 戒俗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