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9章 大雪,出兵难(1)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59章 大雪,出兵难(1)
1身锃亮镀银山文鱼鳞甲,左虎右豹兽吞头臂铠,黑色披风红色戎袍,手提白缨6瓣高尖头盔,朱弘昭在李幼娘姐妹俩期盼目光下从上马石翻身上马。
绑好红丝盔带,朱弘昭回头看1眼李家姐妹,微微点头轻踹马腹:“出发。”
亲卫队5余名少年皆穿大红棉甲,佩挂黑色披风与白色盔缨。1个个戴着鹿皮手套,背挂3尺天启元年甲式钢制火铳,腰悬戚刀。
此外还有从作坊调来的1百健骑,长弓佩刀,肩夹枪矛。两名最健骑卒各执大旗,1面白底红边黑字写着‘天成卫新平堡操守孙’,这是将旗,还有1面军旗,很简单的就是1个红底金色‘朱’字。
十2岁的朱弘昭已经进入青春期,声带有了些变化。身材更是突飞猛进,已经不逊色于十45岁的少年,足有6尺5寸,大约1米5。
明1尺23公分,至于张3口中倭国武士身高5尺,也不是空穴来风。但也没这么惨,换算过来丰臣秀吉也9勉强6尺的样子。
嘴角唇边冒出1层绒毛,男人的象征发育喜人。站在李幼娘身前,约在李幼娘眉间,但还是矮李秀娘大半个脑袋。
这夜飘着鹅毛大雪,孙河呼着白气,眉毛都泛着白霜,从马具里取出竹筒晃了晃,递给朱弘昭道:“公子,喝些水。”
降低马速,朱弘昭接过竹筒拔掉盖子1嗅,随即面带喜色:“好水。”
仰头美美灌了1口,长长哈出1口气道:“这天真他娘冷,让弟兄再忍忍,等到了保平,9烧火暖暖身子。”
“公子安心,来时卑职已派飞骑赶往保平堡烧制羊肉姜汤。”孙河接过竹筒,自己小抿1口,又转手递给亲卫队官李遂。
李遂接过嗅了嗅,眉开眼笑也是狠狠灌了1口,抹着下巴胡茬乐滋滋还给孙河。
竹筒里显然不是水,不然早结冰了。
2百多骑1路南弛,途径马营的时候何冲早已带了2百骑在官道旁候着,烧着大堆柴火,火光与雪色交相照人。
“吁……”孙河在队伍前面开路,1拉马缰跳下战马,脱了手套眨眨快冻结在一起的眼皮笑说:“何兄弟好灵的耳目。”
“夜里这么大阵仗从我马营经过,若没点反应,我这马队千总也9当到头了。先让弟兄们烤烤火,公子也在?”
“公子在中队,麻烦何兄弟了。”孙河笑嘻嘻说着,一声令下随行骑卒纷纷下马,来到火堆旁取暖。
朱弘昭与中、后1百5骑赶到,也是纷纷烤火。
何冲来到朱弘昭面前莫名其妙问:“公子,入冬酷寒,不知公子有何想法?”
“非常之冷,多闻有马户牧养马匹遇寒冻毙。”
缓缓点头,何冲目光严肃语气沉重道:“塞外风霜更甚,听闻北来商旅说道北虏受灾严重,牛马羊群损失颇大。又者,去岁辽民迁土大部入关,辽东建奴受灾也是严重,与北虏相仿。”
孙河揉揉脸,抿1口酒笑嘻嘻说43ac5238:“这感情好,建奴冻死了才是好事。”
朱弘昭脸阴沉着,认真打量何冲,见他1幅波澜不惊的模样,随即瞪1眼孙河:“建奴会乖乖束手冻死饿死?没了吃的,他们保准又要提刀来抢。说不好,今年北虏也要寇边劫掠。”
“公子英明,今不知公子何故夜行,还请公子告知参将大人早作准备,北虏鞑子叩关就在半月之内。”
朱弘昭点头应下,何冲上马抱拳道:“近日马营散骑刺探颇有所得,卑职要去塞口巡哨,先行告退。”
何冲这2百骑一阵风一样飙过,朱弘昭烤着火,目光流转,在火堆旁来回踱步,突然1叹:“何冲机警,有名将之风。”
孙河撇撇嘴,一脸不屑:“9他?读书识字可能现在还比不上小的,肯定是马营散骑侦测到敌情,他才这般装模作样糊弄公子。”
“你懂什么,你若将喝花酒的功夫用在钻研军事上,也会有这般见识!”朱弘昭横眉作色,唬的孙河一愣,1把夺过孙河手里竹筒,朱弘昭饮1口道:“论天资,你不比何冲差多少。再说打仗这东西,除了天分还要看努力,想想蜀将王平,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依旧能靠着勤奋成为1时名将。”
“还有,背后不可再妄论他人,有本事超过他,别在嘴上占便宜。”将竹筒还给发呆的孙河,朱弘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1叹,转过身去烤火。
2百多骑微微取暖驱寒后,又启程顺着官道南下,在保平堡饮了羊肉姜汤吃了些随军干馍,91路抵达天成卫城。
原本参将府设在新平堡,但为了不影响儿子掌控新平堡千户所,朱以溯将幕府搬迁到天成卫城,这样能更好的掌控东路4卫。
随着他掌控力增加,阳和守备周世龙顶不住压力,托关系外调辽镇,因为以前有大战经验,被提为游击将军。原永加堡操守渠家帧被朱以溯提拔为阳和口守备,顺势对阳和、高山两卫进行整顿。
清理军官侵占的军田,进行勾军,将这两卫军户补齐,选贤任能,接连搞死3家千户,十余家百户才初步掌控这两卫。
而现在的大同镇总兵官是杨肇基,1个很能打的人物。这位也想模仿朱以溯对大同诸卫进行整顿,所以现在日子过的够呛。
朱以溯整顿阳和、高山两卫手段激进,已经被御使打了几次小报告,天启皇帝1笑了之。而且朱以溯这个文人进化的边镇军将,仗着宗室身份的天然跋扈属性,根本不管那些杂7杂8的破关系,而做事最讲律法,拿着律法整你,整的你有泪无处流。
天成卫城,雪夜里寂静的可怕。
城墙上站岗巡哨的士卒黑乎乎只有1个人影,城楼上点着火盆,身穿两层战甲的戍卒手持火把,另1手握着长矛,静静站立。
喊开城门,2百5余骑鱼贯而入。
新的将军幕府在城中占着5进出的院子,这院落每多1个进出,基本上就要大1圈。幕府一旁就是城内军营,非常方便调军。
城内军营有战兵两千,城防由卫所军轮番到天成卫城执勤,保持在1千1百人出头。城外还有5战兵马营,这些骑卒都是3番两次从何冲手里削过来的。此外还有1千卫所军里抽调编成的1千骑卒,这些也是轮换的。
而新平堡也有两千左右的士兵,其中骑卒更胜,足有千骑之多。大同产马又是边镇,一直是明军内部骑兵出产,保持骑卒比例最大的几个边镇之1。
幕府内,9名统军千户,4名战兵千总,4名卫镇抚,3名指挥同知皆披鱼鳞甲,候立在大堂。
堂上朱以溯1身常服,头上裹着白布,脸色憔悴。一旁孙传庭抖着短须,和4名卫镇抚来回计算着钱粮供应。千户和千总低着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3名指挥同知也是差不多的神情,他们3个被彻底架空,来这里只是点卯应数。
点卯不至是迟军、误军,甚至可以笼统定义为藐视上级,以下犯上。朱以溯可以名正言顺打他们几十军棍,战时可直接依军律斩杀,以前有点卯时给朱以溯难堪的,现在基本都被军棍打死了。
朱弘昭与孙河入内,孙河很自觉的站到9名千户那里,补上那个缺位。朱以溯揉着头,指着自己左首空位,虚声道:“二郎,坐为父这里。”
见他这幅模样,朱弘昭眼睛1酸,颤音问:“父亲何故如此?”
朱以溯摇摇头,轻出1口气闭眼问:“孙伯雅,算了两刻,连多少钱粮都算不出?”
孙传庭脸色僵硬,给朱弘昭打了个眼色,抱拳道:“正源兄,若天子许可东路赴川平叛,圣旨2月至,天成、镇虏两卫派卫所军5千,军粮只够3月用度。若有战兵赴川,军饷只够1月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