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41章 黄河之水地下来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41章 黄河之水地下来

唐氏立刻带着媒人前去求亲,对了八字当然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就是商量婚期。因为太后要求尽快完婚,所以也就定在了第二天。而皇宫之中正在闹瘟疫,人人都不能够随意出来走动。所以杨仙茅的婚事办的相对比较简单,但是他还是把该走的程序都走了。按照迎娶白芷郡主时的规模,在京城四周走了一圈。
这时杨仙茅的药方已经在全城得到了使用,大部分的病人都已经痊愈了,全城的百姓对杨仙茅都感激不已。听说这位小郎中竟然又娶了一位王爷的郡主,都是啧啧称奇,而且感激之下都到街道两边来欢呼,为这位救命恩人的婚事增添喜庆的味道。
药香郡主坐在花轿之中,瞧见全城百姓都出来为自己的婚事欢呼。心中是又惊又喜,同时又为自己夫君有这样的人缘感到异常高兴。
皇家来的人非常少,不仅是因为这场瘟疫使他们不能随意走动,更主要是因为他们实在无法理解这场婚事,两位郡主嫁给一个小郎中,觉得损害了皇家的尊严,所以造了种种借口不来参加。但是有一个人来了,那就是赵喣。他必须来,不仅是来表示祝贺,主要还是来找杨仙茅救他母亲。
杨仙茅已经估计到赵喣会来,所以在检查之后,把他叫到一边单独说话。
杨仙茅说道:“你母亲这病只有一个人能救他,那就是你的父皇。你必须带她去你父皇的寝宫,并对你父皇说,请求父皇留下你娘亲,否则你的母亲就会死掉。至于谁会害她,你父皇心中明白,你不必多问。你还要请你父皇让费神医来替你娘亲医治。他有我的方子,他会把你母亲治好的。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
赵喣年纪虽小,却已经很懂事了。听到杨仙茅这么说,又知道皇家有太多的秘密,所以他郑重的点头表示记住了。
赵喣回到皇宫把杨仙茅的话跟母亲原样说了一遍,在杨仙茅的医治下,德妃的病情没有继续恶化,但是也没有好转。德妃一直心中纳闷,现在听了儿子转述的杨仙茅的话之后,她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下挣扎着起来,写了一封书信,让儿子亲自送去皇帝寝宫面见皇帝。
自从瘟疫开始蔓延之后,皇帝见所有的人都隔得远远的,不经容许不能靠近,就连儿子赵煦来见他也是如此。宋神宗远远坐在高台子上,看完德妃的信,沉吟片刻,立刻吩咐自己的侍卫亲自到德妃的寝宫,将德妃接到自己寝宫来居住。就住在自己旁边的屋子里,同时派人去传费神医。
德妃被皇帝的侍卫接到皇帝的寝宫之后,费神医也赶到了。开了方子给德妃,很快德妃的病就有了明显好转。
高太后原本是想等杨仙茅新婚之后就叫他进皇宫来继续执行任务,把德妃给治死。没想到皇帝竟然突然默不作声的将德妃接到他的寝宫去了,而且还换了一个太医给她医治。
高太后知道无法控制这位费神医,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高太后措手不及。她想不到是杨仙茅在后面搞鬼,还以为是皇帝看穿了她要害德妃的想法,不禁有些愤愤然。想等着皇帝将德妃放出来再说,没想到随后的日子里,德妃竟然住在了皇帝的寝宫里,没有离开。
高太后很是恼怒,便传了懿旨,叫人去把德妃叫到自己寝宫来,说要商量事情。但是太监拿着懿旨去了之后又回来了,并没有德妃带来。而是禀报说侍卫说了,不管是谁让德妃出去,都必须要经过皇帝的许可,就算他们拿出懿旨也没有用。
听到太监这么说,高太后更加确认应该是皇帝察觉了自己的阴谋,不尽更是恼怒,却一时奈何不得。气恼之下,她便到自己的后花园散心。
上一次老鼠就是从她的后花园源源不断钻出来的,等到把老鼠都灭完之后,经过检查发现,她的后花园有一个很大的窟窿,里面有脚盆大的一个地道,应该是老鼠窝。但是没人敢钻进去,只是用石头把整个窟窿填满了。
虽然后面园丁重新将地铲平,又种上了新草,但是新种的草跟原先的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每次她看到这个钻出老鼠来的地方,心情就异常烦躁。为什么老鼠不从别的寝宫冒出来,偏偏要从她这儿出来呢。
虽然没有人说,但是她总觉得别人在私下里议论,是她招来了瘟疫,这也使得她的心情异常烦闷。甚至于对德妃起的杀心,在很大程度上也来源于她的这种心情。
而这个巨大的老鼠窝没有办法彻底铲除,因为她不知道下面还会不会有更多的老鼠。如果挖掘下去,把更多老鼠挖出来,那可怎么办。所以只能先暂时将就这样堵着。等到瘟疫这件事风平浪静之后,她一定要想办法来对付这可怕又可恶的老鼠,比如往里灌水,淹死这些可恶的家伙。
当太后想到往里灌水这一招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草皮是湿的。这些日子京城没有下雨了,虽然城外依旧被洪水围困,水位也没有明显的下降。但是她院子里的这些水是怎么来的,难道是早起的丫鬟太监们洒的水吗?
不过她很快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宫女太监们只会给园子里的花浇水,但不会给草浇水的。那是谁把水泼到这儿吗?但是这可能性也不大,这是她的后花园。平素里只有她在这里散步,别的人是不会进来的,更不会把水端到这来泼洒。
究竟这些水是怎么来的?高太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问题产生兴趣。而这个问题一旦进入她的脑海之后,就变得异常强烈起来。因为地上的水只一会儿工夫就比先前多了许多,已经使草坪上泛起了一层水光。
这时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太监似乎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不由都很疑惑。那太监回头问其他的宫女:“谁把水洒到这的?”所有宫女都赶紧一起摇头。
高太后并没有回头,她盯着那摊水越来越多,而且还发现这些水并不那么清亮。这更加让她好奇,于是她上前几步,提起裙摆蹲下身仔细查看。地上的水只片刻间,这些水的范围就扩大了。已经淹到了她的脚,打湿了她的鞋。
“娘娘快后退,这水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太监赶紧上来,想把太后搀扶起来离开。可是他立刻发现太后全身都在发抖。死死的盯着地面,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于是太监也跟着仔细查看,这一瞧之下当真是把他也吓得发抖。——原来地面裂了无数道缝隙,那些水是从缝隙往外冒出来的。并且缝隙正在逐渐扩大,滚滚冒出来的居然是浑浊的黄水。
高太后脑袋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洪水进城了吗?城外的洪水怎么会出现在城里的,而且还出现在皇宫里面,出现在自己的寝宫里呢?
这个问题她还来不及想明白,那无数道裂纹的地方,便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猛烈的撕开。一股可怕的比任何喷泉都要猛烈的洪水从地下突然喷薄而出,将蹲在那儿的高太后直接冲到了半空,落在了后面的几个宫女身上。
接着那滚滚的洪水朝他们疯狂的涌了出来,将高太后和那十几个宫女太监冲的七零八落,连声呼叫救命。
原先钻出老鼠的那块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喷泉,可怕的洪水汹涌澎湃的从里面冲了出来,并迅速将洞口扩大到了十数丈宽。洪水源源不断从下面冒出来,喷到半空中向四面八方扩散过去。
高太后和那些宫女太监实际上不是逃出去的,而是被洪水冲出去的。外面的侍卫宫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淌着水过来要救。可是源源不断的水洪水冲出来,他们自己都站立不稳,只能跟着太后太监和其他宫女被冲出了寝宫。
这突如其来的洪水将皇宫中所有的人都吓坏了,洪水来得太快,很快就已经到膝盖高了,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皇帝正在批阅奏折,侍卫慌张的跑进来告诉他这个可怕的消息,把他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的皇宫出现了可怕的瘟疫,现在又出现了可怕的洪水,难道真的是天要亡国吗?
他不知道,这洪水实际上是皇帝自己造成的,准确的说是之前的皇帝造成的。
东京汴梁在成为皇宫之前,在五代十国的时候,包括后周之后,好几个小国都是定都开封。由于战乱频发,也不知道是定都开封的哪一个皇帝,在皇宫之中修建了一条逃生的密道,一直通往开封城外。为了严格保密,修建这条密道的所有的民工也全部被处死。只有极少数皇室的核心成员知道有这样一条密道,是专供皇帝和他嫔妃们逃生用的。但是这条密道还来不及使用这皇帝就死了,而这条密道也就成了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在宋朝建国之后,历代皇帝对皇宫都不断修缮并扩大,却一直没有发现这条密道。这条密道经过了一两百年,其中不少地方已经坍塌了。实际上已经没办法在作为通道使用,而且城外的出口也已经在经过一两百年之后,被自然被封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仙侠武侠] 万古龙帝 灯泡
[游戏竞技]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