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45章 都很蹊跷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45章 都很蹊跷
刘二郎是同州一个帮闲的汉子。
这些日子他心情很不好,他的娘子越来越懒,天天睡懒觉不说,而且还脾气特别暴躁。以前是非常端庄贤惠的一个人,可是现在却变得不讲道理。饭也不好好做,有时做的菜刘老二都咽不下去。两个孩子也经常被他娘子臭骂,连刘老二都有些听不下去。但是只要说他两句,两人便争吵抱怨不休。
这一天,刘二郎实在忍不住便把娘子叫到身边,问她:“你到底怎么了?这些日子我总觉得你不对劲,越来越不成样子了。我一天到晚在外面忙,回到家不仅冷锅冷灶的没得吃倒也罢了,还要听你唠叨打骂孩子。你要再这样,那这日子可真没法过了。”
娘子张氏很不耐烦,小眼睛瞪得溜圆,说道:“我身体不舒服,你还指望着我给你做饭。你应该回来照顾我才对,你一天在外面闲逛,不好好管家,还有脸来说我!”
刘二郎没有什么正当的职业,只是在外面帮闲,找些短工来做。赚的钱有时多有时少,但也够勉强养家糊口的。如果不是刘二郎在外面赚这点钱,他们一家人还只能喝西北风去了。刘二郎却并不是那种跋扈的人,尽管他心中觉得娘子说的话太伤人,但他并没有反唇相讥,而是皱着眉说道:“我不跟你吵,我只是想搞明白你这是怎么了?你难道不觉得你有问题吗?我觉得你以前好端端的,而现在忽然就成了这个样,这到底是咋的了吗?”
张氏瞪眼瞧着他,半晌才说道:“你的意思是我撞邪了?我怎么不对了,你哪点看我不对了,我不就没给你做饭吗?你用得着这么咒我吗?你难道想盼着我早点死,你好另外取一房年轻美貌的……?”
刘二郎叹气,再也不愿意听她的唠叨,站起身摔了门出去了。
他刚出的门外,就听到隔壁马老六的叫骂之声和他浑家的求饶声,便知道马老六又在打他浑家了。
这马老六跟刘二郎一样,都是在外面给人帮闲,赚些零钱养家糊口的。马老六以前并不是一个喜欢打女人的人。相反他性格很好,在家中真可谓任劳任怨。他娘子有时看不过去,说他在外面忙回家就不要忙了,好好休息。家务事由他娘子来做,但是马老六只是哈哈地笑一下,依旧接着忙碌。
不过那已经是以往的事情,而现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马老六变得性格异常暴躁。动辄打骂,而且打得越来越狠。有两次甚至直接将他浑家打得昏死过去,倒在门口。邻居报了官,可是官差来了,看了他混家爬起来并没有受伤,也就懒得管,说了两句就走了。眼见衙门都不管家务事,邻居当然也就懒得管了,包括刘二郎。
但这次不一样,刘二郎看见马老六抓着他浑家的头发直接将她脑袋往柱子上撞,撞的他浑家额头鲜血飞溅。开始还惨叫,到后来就跟木偶似的任他撞。刘二郎吓了一大跳,这是要弄出人命的呀。赶紧冲过去一把抓住马老六的手,用力扯开,厉声吼道:“你疯了?哪有你这样打的。打死人了,你可要偿命的。”
马老六这才狠狠将媳妇摔在地上。在被刘二郎拉开之前还踹了娘子一脚。
刘二郎将马老六扯开之后,蹲下身探了探他媳妇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甚至还能听到微弱的哎哟哎哟的声音,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指着马老六说:“你打媳妇我不管,那你把人打死了,我可就少了个兄弟。我可不想到法场去给你送断头饭,你听到没有?”
他们俩是一起帮闲的,又住在隔壁邻居,关系一直不错,跟异性兄弟似的。听到刘二郎说的这话,马老六这才愤愤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说道:“这女人不打不行啊!老子在外面累死累活,回到家她连饭都不做,躺在床上睡大觉,你说该不该揍?”
刘二郎简直哭笑不得,说道:“哪有你这样的,不做饭你就把她往死里揍?我记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以前你回来要主动帮她一起做饭,她不让你做,你还不乐意。现在怎么了这是?我刚才从家里出来,我那口子也不做饭。我问她怎么这些日子怪怪的,结果她反倒把我骂了一通,气的我干脆出来了。眼不见为净,要不咱俩找个地方喝两盅,去消消火去。”
随后,刘二郎对大着胆子出来看情况的马老六的母亲说道:“你把你家儿媳弄到床上去,找个郎中给她看瞧瞧,有没有打坏。应该没大的问题。”
她婆婆有些傻傻的,听这话愣愣地瞧着马老六和刘二郎。马老六的儿子媳妇在被马老六打的时候,他母亲是不敢出来劝架的,这时看清马老六已经停手了,才大着胆子过来搀扶儿媳妇进屋去。
那可怜的女人被扶起来后,还忘不了孱弱的声音给丈夫说一句:“夫君,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让刘老二很是有些同情,怎么都是人,差距这么大呢?自己的媳妇凶巴巴的像个母夜叉,怎么就没人家媳妇那么听话乖巧。不过话又说回来,在以前,自己媳妇可不是这样的,可比马老六的媳妇还要贤惠。
刘二郎拉着马老六走了几条街,来到一家他们俩经常来的小酒馆坐下喝酒。
两人各自抱怨自己的媳妇,正说的愤愤然,忽见邻座一个汉子,筷子往桌上一放,探头过来说道:“我媳妇儿也突然怪怪的,你们说,她们这是不是商量好了来气我们啊?”
刘二郎两人扭头一瞧,见是个二十出头的汉子,是住在他们后巷的,两人都认识,不过只是点头之交。
在古代,街坊邻里来往走动比较多,所以脸熟的不在少数,但是也不大往来。现在见他主动搭腔,又说的是同一个话题,顿时有些同病相怜。
刘二郎喝得有些高了招呼他道:“兄弟,你把饭菜拿过来。咱们一起喝。——你媳妇儿也气你了?”
那汉子把自己的菜和酒都端了过来,坐下来说道:“可不是嘛,把我气的够呛,所以出来喝点酒。”
刘二郎和马老六齐声问道:“你那媳妇怎么了?”
那汉子叹了口气说:“我媳妇原来就是好吃懒做,我也就认了。可是没想到她现在变本加厉,连饭菜都要送到床上去。送完了,还要砸盘子砸碟子,打骂孩子。这些我都忍了,最可气的是她还不让我碰。老说她要睡觉,别让我烦她。你们想想,娶来的媳妇儿买来的马,让我睡让我打,天经地义。不让我跟她同房,你说这媳妇我娶来做什么?难道当菩萨供着呢?”
两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笑完之后,刘二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摸着下巴说道:“对呀,我媳妇也好像不大乐意做这种事,每次我都要求她半天,然后她就跟死人似的,完全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了。”
又扭头望向马老六:“你呢?你媳妇跟你同房吗?”
“她敢不愿意。”马老六愤愤的说道。随即又讪讪的一笑说:“不过我也好几个月没跟她做那事了。我这几个月着实赚了点钱,女人嘛,睡久了就没意思了,还是要换换口味。所以在外面找了个新的。有什么问题吗?”
刘二郎沉声说道:“这就是说你媳妇儿恐怕也不愿意跟你做,只是你自己也不想跟她做,所以你没感觉到吧。
马老六皱了皱眉说:“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截了当说。”
刘二郎说道:“你们不觉得咱们三个人的媳妇儿是不是中了什么邪吗?”
“中邪?什么意思?”两人都同时问他。
“你们说,她们要是不是中邪了,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怪怪的。我不知道你们俩是不是有种感觉,反正我觉得我媳妇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完全没有以前的那种端庄贤惠了。”
经过刘二郎这么一提醒,另外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缓缓点头,马老六说:“的确有些怪呀,这是咋回事?难道真的是中邪了吗?要不请个道士来做场法事?”
那汉子摇头说道:“我瞧不行,这个想法我之前就有,但是我当时没想到我媳妇是不是中邪这个问题,我只是觉得我房间里面怪怪的,好像经常有些看不见的东西在游荡。又时常听到一些奇怪的响动,所以我担心家里面闹鬼。便请了普济寺的和尚来家里,看看是怎么回事。他来之后四处打探了一番,说我家里很正常,并没有闹鬼。他没必要做法,否则还费钱。我心想和尚还是不管用,还得找道士。所以送他走之后,又跑去道观找了个道士来,这道士还挺好,听说在附近经常给人抓鬼驱邪很灵的,花的钱也着实不少。他来了之后立刻就看出我们家还真是有邪祟在作祟,所以他就帮我做了场法事,还真奇怪,做了那场法事之后,我听到的那些动静之类的都没有了”
刘二郎说:“那关你媳妇什么事啊?”
“这也就三个月的事。我那时候就觉得我媳妇怪怪的,但是没往那方面想。既然道士来了,就想着顺便让他看看。所以便跟那位道长说了这件事,他看了之后说我媳妇儿不是中邪了,而是好像得病了。因为他看见我媳妇儿身上有病魔缠身,而这种病魔只有汤药能够治疗,他的法术没什么效果。我听了之后半信半疑,这哪还有病魔和其他鬼怪的区别,这分明是糊弄人嘛。不过他说的一本正经的,又不像是假话。你们要不说这个话题,我还真就忘了这件事。要不咱们去找个郎中给她们瞧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仙侠武侠] 万古龙帝 灯泡
[游戏竞技]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