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65章 怪异的地方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65章 怪异的地方
王夫人找到女儿,把王员外的想法跟她说了,顿时把女儿羞的面红耳赤,低头揉着衣服下摆的衣袋不说话。老夫人笑呵呵地问女儿到底行不行,若是可以的话,她就托媒赶快去说。没想到女儿却站起身说:“不用叫媒人了,我去问。”
老夫人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女儿也太大胆了,自己亲自去问男人是不是愿意做她的上门姑爷。不过见女儿如此成竹在胸的样子,她已经能够肯定杨仙茅会答应的。难道他们私下已经有了那个意思吗?
既然女儿这么说了,老夫人也就不再多问,笑嘻嘻看着女儿,女儿俏脸红彤彤的,却很是兴奋,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了。
小姑子出门之后,本来想径直去找杨仙茅的。可是走了几步又觉得不好意思,最好还是找一个帮忙的跟她一起去找杨仙茅,这样似乎会更稳妥些。虽然她已经在心中肯定杨仙茅一定会答应,但是万一呢?万一这傻小子不知道哪根经搭错了,说错了话,自己被人家当面拒绝,那自己就不要活了。
所以小姑子原本十拿九稳的,现在决定还是去找一下嫂子,有嫂子去出面更合适。小姑子来到刘三妹的屋里,刘三妹头发湿漉漉的,正在用一张手帕慢慢搓着。于是好奇地问:“嫂子,你今天没去河边洗头?”
刘三妹笑了笑说:“以后都不去了,我觉得去河里洗太费劲了,还不如就在家里,让他们帮忙洗。躺在这里,舒舒服服的,就像你之前说的。”
“可不是吗,我跟你早就说过,你就是不听,现在终于想通了。你就算要找那淤泥敷面,也尽可叫那些丫鬟老妈子帮你去河湾挖来就是了,没必要自己亲自去一趟。”
一听这话刘三妹顿时一阵干呕,把小姑子吓了一大跳。忙问她怎么了,刘三妹难受的说:“不要再跟我提了,淤泥那么臭的东西,我以前是怎么把它拿回家来的,真是想不通。”
小姑子又惊又喜,说道:“你终于承认了淤泥很臭了,我以前跟你说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改主意啦。”
刘三妹说:“我也觉得奇怪,以前是怎么了。我到河湾去挖了一坨淤泥,刚捧在手心里,就闻着那股臭味。把我恶心的当场就吐了,赶紧把淤泥扔掉,然后洗了手回来了。我再也不要把这种淤泥带回家了,也再也不想去那个地方。”
小姑子高兴地笑了:“这就对了,实话跟你说,那淤泥这么臭,每次你把淤泥敷在脸上,我哥都要好半天不敢回家。那种臭味就算是你洗了脸,但说话都还是臭的,现在可好了。”
刘三妹顿时俏脸一红,不想再继续这个让她尴尬的话题,转而问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找你有事,想让你帮帮我。”
这一次轮到小姑子不好意思了,吱吱呜呜的把母亲先前跟她说的话跟刘三妹说了。
刘三妹一听顿时高兴起来,说道:“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只是想找时间婆婆说一下呢,没想到婆婆反倒先说了。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替你去探探口风对吧。这个你放心,交给我了,我这就去。我还要去感谢他呢,顺便就把你的正事给办了。”
小姑子一听大喜,连声表示感谢。
刘三妹出来之后径直往杨仙茅的住处走,刚到门口就遇到了管家。管家正在往屋里走,刘三妹疑惑道:“你干嘛去?”
管家见到她忙陪着笑说道:“是少奶奶呀,我去向老爷回禀一声。那长工杨仙茅不干了,他已经打了个包裹,一大早就走了。”
刘三妹一听顿时急了,忙说道:“他走了?去哪儿了?”
“这个他没说,我也没好问。毕竟人家也不是卖身到咱们园子里来的,从来也都是来去自由。”
刘三妹跺脚大叫:“哎呀,你可坏了大事了。这种事怎么不先把他留下,跟我们来禀报一声,就这么让他走了!”
管家不知道为什么少奶奶这么在意这个长工,不就是个长工吗?肯花钱,哪里找不到。见到少奶奶着急的样子,赶紧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具体去了哪里,今个儿一大早就走了,这会子只怕已经走出二三十里地了吧。”
刘三妹很想让管家赶紧派人去追,可话到嘴边她又忍住了。既然杨仙茅不辞而别,那就说明他压根就对王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就像他之前告诉自己的,他也不过是在这临时做工,将来是要走的。还以为在他的念头实现之前,自己能把他挽留下来。却没想到还没等自己说,他就已经走了。
刘三妹怅然若失,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小姑子,还是为自己。
………………
杨仙茅当然看得出小姑子对自己的意思,包括刘三妹的意思。
他救了刘三妹的命,随后又治好了她吃淤泥的毛病之后,心中果然出现了凌霄尊者所说的那种明确的完成任务的感觉。于是这才放心的告辞离开,去完成下一个使命。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留下了,如果再留下的话,他不敢保证会不会跟这两个俏丽的女子有什么感情瓜葛。
杨仙茅决定先回同州,因为目的地是陇州的话必须要经过同州。而且从同州往陇州去路途还是有些遥远,要想步行前往的确很累,所以杨仙茅准备雇一辆牛车。他之前替刘三妹治好了病,得了一箱银子,足够他路上的开销了。
杨仙茅到了同州后便开始四处雇车,但是才发现哪里还有什么车可以雇佣。但凡有驴车马车的,都已经被征用到前线抗击金军去了。而剩下的车留在一些大户人家手里,这些人是不会为了区区一点出租的租金来把宝贵的牛车捐出来的。
更何况现在同州简直乱成一团糟了,很多人都在忙忙碌碌的收拾东西,拖家带口的出城往南或者往西跑。杨仙茅觉得很奇怪,于是便想找人打探。无巧不巧,刚好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马老六。
杨仙茅拦住他,问道:“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是往哪里去啊?”
马老六也认出他就是秦掌柜的那个跟班,曾经给她夫人看过病,最后成了给他看病的那位。忙说道:“听说金军已经距离同州不到两百米了,再往前就要打到同州来了。现在同州城人心惶惶,都在往外跑呢。就连守城的官员和兵士也都跑了一大半了,只有一些守城的老弱病残士兵,根本没办法抵御金军的铁骑的。来了就只有死,还不如逃命。”
杨仙茅千军万马都闯过了,当然不会在乎这一点。不过马老六不知道,他劝杨仙茅赶紧离开。杨仙茅只是含混的点头答应,岔开话题问他:“对了,你的病治好了吗?还像以前那样打你的娘子吗?”
说起这事,马老六很是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道:“以前都是我混蛋,不过我后来发现了,其实严格的说也算不得是我的原因。而是鬼邪扰乱了心神,这才不能够正常应对。现在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而且还不是吃药好的。”
杨仙茅很是有些好奇,问道:“不吃药就好了?那你吃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吃,我只是不在那里住了,搬出来了。说来也奇怪,我搬到南城之后就发现,我发怒的毛病很快就好了。我也非常的奇怪,我为什么以前会这样毒打我家娘子,真是畜生干的事。我给我娘子道歉,倒把我娘子吓的够呛。待到后来她知道我是真心的道歉,而且以前是因为中了什么邪了,现在不中邪了,整个人好了,这才跟我抱头痛哭。”
说到这,马老六语音更是沉重:“现如今,我们准备收拾着离开呢。对了,之前有一个跟我一起,原本也是想请你和秦掌治病的大汉子。前几天我无意中遇到他,说起这件事,他说他也一样,之前带着混家因为准备躲避金军,所以先搬到了西城的亲戚家住,准备一起南下。结果到了亲戚家之后,他夫人的病就很快好了。又恢复了以前那样贤惠端庄,脾气超好的。他也觉得很纳闷,我们俩合计之后便觉得,肯定是那块地有什么问题。只是现在大家都在忙着躲避兵灾,又有几个去在乎那个地方还有没有邪祟,很快同州城就都要空了。”
杨仙茅听了他这话,不由心头一动,他对先前刘二郎的娘子杀人以及马老六暴打他妻子这两件事记忆犹新。而现在马老六离开那个地方居然好了,杨仙茅很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他也不着急逃避兵灾,对他来说搞清楚这个病案反而更加重要。他可以由此来积累相应的治疗经验,对于一个郎中来说,是最重要的。所以杨仙茅决定再去那个地方看看,到底是什么导致这样的变化。
杨仙茅跟马老六辞别之后,径直来到了马老六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
刘二郎的屋子还锁着门的。尽管就三妹已经告诉他,只要杨仙茅救了刘三妹的命,这屋子就送给杨仙茅做谢礼。现在杨仙茅已经做到了,按理说这屋子就是他的。但是杨仙茅并没有想进入屋子搜索,因为刚才他听到马老六说他跟另外一个汉子两个人离开住处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也就是说影响他们的应该是一个共同的东西,这东西是马老六刘二郎的娘子和那汉子他们应该都能够接触到的。
杨仙茅将这一带搜寻了一遍之后,他的目光便落在了这一片主要的生活用水上,也就是那口水井。刘二郎被他娘子砍死之后,家里办丧事,杨仙茅来帮忙,曾经来到过这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仙侠武侠] 万古龙帝 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