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66章 哮喘将死的老人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66章 哮喘将死的老人
当即杨仙茅再次来到水井,想了解一下是否这井水就是导致异样发生的原因。他探头往里瞧着,刚开始并没发现什么异样,但是很快他注意到,这个并不深的水井不时有气泡从下面冒出来,然后在水面裂开,泛出来的味道有一股淡淡的臭鸡蛋的味道。
闻到这个味道,杨仙茅心头一凛。这似乎不是什么正常的味道,现在杨仙茅已经基本能确定了,导致马老六突然发狂和刘二郎的娘子发疯将他砍死的原因,应该都集中在这口水井上。准确的说,是在这口水井所冒出来的水泡上。
杨仙茅之前已经注意到了这水泡,但是当时他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就是罪魁祸首。是什么样的毒从水里冒出来,使得来打水的人由此中毒呢?刘二郎他娘子和那汉子的娘子,平时都是由她们负责来水井担水的,而马老六这之前一直心疼体弱多病的娘子,所以是由他自己来担水。
正是这些人来此打了水,所以才会使得刘二郎的娘子,那汉子的娘子和马老六都因此中毒,变得性格大异。但是这只是一个想法,杨仙茅现在已经无从查证还有没有更多的人也出现这种精神上的异常。因为这时城里的人已经逃走了大半,这附近的屋子都已经空了。
心中有一个大致的推断之后杨仙茅没有再做停留,而是迅速的离开了水井,他现在要立刻前往陇州。
雇不到马车就只有步行了,杨仙茅买了些干粮带在身上。现在金军即将打来,粮食的价格疯一般的往上涨。杨仙茅很是花了一笔钱才买到了够路上吃的粮食,好在杨仙茅原本就对金钱没什么概念,所以也不觉得如何心痛。而那些其他的百姓,花如此重金才买到了一些干粮,一个个都心疼的,哭丧着脸如丧考妣一般。但是若是没有粮食的话,又如何能逃荒呢?所以他们也没得选择。
杨仙茅是往西走,只有一小部分人选择了往西逃难,而大部分人则选择往南。尽管往西逃的人不算多,可是汇集到西城的时候还是形成了一股的人流。因为城门只开了一半,同时要保证出城和进城的人的盘查。
现在军队的盘查也异常的严格,事实上这种盘查已经带有浓厚的敲诈勒索的意味了。搜出来的所谓违禁品堆得跟小山似的,大部分都是值钱的东西,看来这些守城的将士也想利用这最后的机会来大捞一把。杨仙茅看得摇f0bb05aa头,这样的军队又如何抵御金军的铁骑呢。
杨仙茅还是比较轻松的通过了城门守卫的检查,然后跟着人流往西而去。往前走了半日,到傍晚时分,杨仙茅正准备跟其他人一样,找个地方歇息。这时他忽然看见,路边有一块空地上已经有一些人在那里搭起了帐篷,看来是准备临时过夜的。
他看见一个汉子在路边不停的冲着行人作揖,还求着什么。不过杨仙茅离得远,听不到真切。待到走近了,杨仙茅终于听清,原来这汉子在央求经过的人,看看谁懂医,能够救一救他父亲,他父亲病重快死了。
杨仙茅正要上前帮忙,这时从帐篷出来一个少女急声叫道:“哥,快来,爹好像不行了!”
那汉子大吃一惊,赶紧转回头跑到了帐篷里。杨仙茅抬眼瞧去,那帐篷倒也不错。从帐篷的质地,用的布料以及刚才这汉子和那女子的衣着来看,这至少是一个小康之家。杨仙茅跟上来,到了帐篷外面探眼望去,就看见帐篷里那汉子正用手抱着一个老头,那老头翻着白眼,喉咙发出呼呼的抽风箱一般的声音。
杨仙茅一听便知道此人应该是得了哮喘,实在喘不过气来。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抢救,一定会有生命危险的。于是杨仙茅连忙朗声道:“我是郎中,需要帮忙吗?”
刚才那汉子在路边求人求了半天也没有人进来帮他,也是他时运不济,刚好这里并没有什么郎中从此路过,其他人都爱莫能助。没想到现在终于有郎中愿意来帮忙了,而且人家还主动找到帐篷来,这让两人感激不尽。
那汉子赶紧放下父亲,站起身躬身施礼道:“多谢这位郎中,你快点救救我爹吧。”
杨仙茅知道,对于哮喘病急性发作呼吸困难的病人来说,就诊的时间非常重要,所以哪里还有空闲去寒暄。立刻点头答应,蹲下身,从怀里取出一个竹筒,这里面是他带着的银针。
杨仙茅出手如电,在这老汉的膻中穴、列缺穴、肺俞穴、尺泽穴等穴道入针,用泻法。很快老者急促的哮喘声渐渐平息了下去,呼吸也慢慢恢复正常。原本一直在抹眼泪的那少女终于露出了笑容,一个劲对杨仙茅表示感谢。
杨仙茅针灸完毕收了针后,老汉已经能够正常呼吸了。只是人非常虚弱,连话都说不出来。那汉子忙恭声对杨仙茅说道:“多谢公子,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此大恩大德我们铭刻在心。诊金需要多少?我这就给你。”
杨仙茅摆摆手说:“举手之劳而已,不用了。不过见你父亲这病,似乎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现在他的身体极度虚弱,身上的病只怕也不止这一个吧。还是尽早安顿下来,切不可长途跋涉啊,不然老爷子还会犯病的。”
那汉子感激不已,连连拱手,又叹了口气说道:“是呀,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原本是到同州来探亲的,结果亲戚已经跑到南宁去了,我们扑了个空。都怪这可恶的金朝人,我们现在是在往回赶。原本我们到同州来,一来是探望一下亲戚,二来也是想在同州找个郎中给爹看病。听说秦氏医馆的秦掌柜医术很高明,我们便想过来请他帮我父亲瞧瞧。只可惜他们也在几天前往南走了,没办法,我们只好返回陇州。没想到在这里我父亲犯病了,幸亏遇到公子,不然家父的病就危险了!”
那少女抹了把眼泪,勉强一笑说:“就是啊,今天还是家父的生日呢,若是今天有个三长两短,可叫人怎么想得通。”
杨仙茅一听这话,不由又惊又喜。因为这一天正好是他在四十年前拜的干娘唐氏的生日,只是不知道时辰是不是对得上。杨仙茅赶紧说道:“令尊是否是酉时生辰?”少女吃了一惊,上下瞧了瞧杨仙茅说道:“公子如何知道?”
杨仙茅咧嘴笑了,这可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自己救的这老汉的生辰八字居然跟干娘唐氏一样,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可是明明刚才他哮喘发作几乎就要断气了,若不是自己及时用针灸为他治疗,这老头就死定了。自己已经救过他的命,怎么心中却全然没有完成使命的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呢。难道是生辰出了问题吗?不对啊,古人对生辰八字那是非常在乎的,所以记得非常牢,一般不会有错。
这么说来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老汉的病还有可能会发作,也就是说自己虽然救了他这一次,但是老汉的病并没有完全的被治好,老汉还会因为自己救治的这个病而丧命,又或者还有其他的劫难,所以现在救了他,也只不过是暂时延缓了他的性命而已。这种救治是不彻底的,也是达不到所谓救命的要求。如此看来,要完成使命,就必须要把对方彻底的治好,让他解除生命之忧,才可能被判为达到了救治的目的。
杨仙茅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跟对方待在一起。于是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道:“你们是陇州人吗?”
那汉子忙点头说:“是呀,公子也是去陇州的吗?”
“是呀,我有个亲戚在陇州。听说金军打来了,我在同州待不下去,就想到陇州去找我亲戚,投靠他们暂时住在陇州,因为很多人都说金军喜欢的是宋朝的江南花花世界,不会往西边打来的。因为西边要比南边穷的多,他们肯定先去抢那些南边的富足之地。所以跑到西边反而安全些,我这才想着到陇州去找我这个亲戚。”
那汉子欣喜的说道:“那太好了,我们正好也回陇州,而且我们世代住在陇州,对当地很熟。你说你的亲戚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我或许可以带你一起去找找。”
杨仙茅一听,不由大喜,忙躬身道:“要是能这样,那可真是太感激了。”接着又随口编道:“我那亲戚就住在东城,姓杨,是我三叔。我知道他们家宅院在哪,倒不用你陪同。不过你父亲的这病很危险,我刚才只是用针灸暂时控制了他的哮喘。他还是随时可能发作的,需要尽快用药物治疗才能彻底断根。不然下一次发作,针灸还能不能控制就很难说了。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我们可以一路结伴到陇州,在路上要是你父亲出了什么闪失,我也可以及时帮他医治。”
这汉子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他刚才主动提出要帮杨仙茅去陇州找亲戚,其实就想向杨仙茅示好,随后来提出希望能跟杨仙茅一路同行的想法。这样要是父亲的病情再度发作,就可以得到这人的救治。这小郎中医术十分高明,仅仅用银针三两下就控制了父亲这十分棘手的哮喘。这等本事实在让这汉子放心,虽然杨仙茅看起来很年轻,但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有个郎中在一旁,那可总比没有郎中要强的多。否则父亲要是再次发病的话,那可就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仙侠武侠] 万古龙帝 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