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70章 白骨老宅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70章 白骨老宅
想到这个问题,杨仙茅又是一阵胆寒。这地方着实诡异,这三叔留给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呢?他很是有些好奇。不过他也不会现在打开的。龙婆把这东西交给杨仙茅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阵轻松,说道:“好啦,老爷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我也可以安心了。”
说道这儿,龙婆转过身佝偻着背缓缓的往。你间屋去,掀开门帘扬起一阵尘土,然后消失在那间昏暗的屋子。
杨仙茅被龙婆这句话说的更是有些毛骨悚然,难道这龙婆……
想到后面可能的事情,杨仙茅更是一阵心悸,回头看了一眼罗小妹。罗小妹似乎也被吓着了,定定的瞧着杨仙茅。
杨仙茅将那小小的盒子夹在腋下,然后迈步走到里间的帘子前叫了一声:“龙婆?”
里面没有任何回答。
杨仙茅轻轻地挑起门帘,飞起了一小片一小片的尘土。他迈步进去,往屋里一瞧,顿时吓得打了个哆嗦,站在那里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罗小妹不敢一个人留在外间,因为虽然现在太阳还没落山,可是这老宅四周的窗户纸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进屋之后光线昏暗,简直比黄昏还要黑。实在不敢一个人呆着,赶紧也掀起门帘进了里屋,只有跟在杨仙茅身边,她才会有安全感。
杨仙茅见这间里屋很小,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个洗漱的架子。床上被褥还铺的好好的,只是被褥已经破的千疮百孔。残片散落在四周,应该是被封吹走的,而这破旧的丝棉被的下面有一句死人的骨骸,静静的躺在那里。那骨头都已经有一部分风化了,开着干涩的裂纹,头顶花白的头发散落在床头的枕头四周。
这句骸骨杨仙茅只扫了一眼便能确定,至少已经死了上百年了。
屋子的四周并没有门,窗户也都是关的好好的。尽管窗户纸已经破了,但是窗棂依旧完好。那老态龙钟的龙婆进了里屋,居然凭空消失了,她去了哪里?
杨仙茅下意识地蹲下身查看床下,床下空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屋里并没有其他任何地方可以藏得住人。看到这里,杨仙茅只感到头皮发麻。而这时身后传来了罗小妹的尖叫声,她肯定是被眼前看见的一幕吓坏了。
杨仙茅这之前只是惊骇,而身后的罗小妹这一嗓子,还真把他吓了一大跳。立刻回头,见罗小妹眼睛满是惊恐,身上不停发抖,用手捂着嘴,眼睛却还是死死的盯着杨仙茅。
人就是这样,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肢体。即便她知道现在应该转身逃走,但是惊恐之下这些动作都没办法完成,好像整个人都已经处于僵直的状态了。
杨仙茅赶紧用身子挡住了罗小妹的视线,用手扶住她的胳膊说道:“小妹,你没事吧?别担心,只是一具骨头而已。没什么好害怕的,每个人都有的。”
杨仙茅故作轻松,但是声音也多少有些颤动。由于杨仙茅挡住了罗小妹的视线,并对她进行了宽慰,罗小妹这才从极度惊恐中慢慢的回过神来。她终于又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哆嗦着抓住杨仙茅的手说道:“咱们,咱们,咱们走吧。”
杨仙茅说道:“先等等,我要查个清楚,这究竟怎么回事。”
杨仙茅拍了拍她的胳膊,然后转过身。慢慢的走上前,他要看个究竟。当他走到床边俯视那具白骨时,再次被自己看见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因为他看见这句白骨的脖子上赫然挂着一个项圈,那项圈的样式图案竟然跟先前龙婆的一模一样。
这具尸体难道是龙婆的?难道是龙婆早已经死去的灵魂留在了屋里,等着把这个盒子交给自己,然后才去阴间投胎转世吗?杨仙茅脑海中冒出来这可怕的念头。
罗小妹不敢离开杨仙茅,所以赶紧跟上两步。看见杨仙茅竟然俯身到床边去看,更是惊骇得身体抖得像风中的枯叶,一下子抓紧了杨仙茅的胳膊,用依旧颤抖的声音说道:“咱们咱们赶紧走吧,这里闹鬼。”
杨仙茅点了点头,他也不想再呆下去了。眼前看到的这些景象真是令人感到太过匪夷所思,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罗小妹的手腕。带着她从里屋来到外间,扫了一眼昏暗的外间后迈步出了门,走到廊下四处看了看。想了想对罗小妹说:“要不你先出去?我想在这宅院四处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古怪。”
罗小妹都快哭了,可是她又不敢自己一个人出去,也不放心把杨仙茅一个人留在这,他可是自己父亲的希望。于是咬咬牙说道:“我不,我想跟你在一起。”
杨仙茅其实也不放心让我小妹一个人出去,万一遇到什么事,那可就惨了。于是点点头拉着她的手缓步来到主卧前,这主卧的一扇门已经坍塌了,地上满是厚厚的尘土。这主卧正中是一个小的会客厅在,中堂上挂着一幅仙鹤图。下面一张四方桌,两边放着两把交椅,都是上好的楠木做的交椅,交椅上也满是尘土。这间屋子除了那幅中堂和交椅桌子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样的东西。所以杨仙茅也就没有进去,他拉着罗小妹向旁边的侧室走去。
杨仙茅并没有带着罗小妹走进去,因为从外面破损的窗户纸也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他走到侧室外面的窗户前,甚至不需要把脸贴上去,因为窗户已经破了一大块,里间大部分场景都一目了然。
只是这一瞧之下,又把杨仙茅吓得一哆嗦,因为屋里的一张床上静静的躺着一具白骨,同样已经严重风化,有些骨骼都已经残缺了。而在床的旁边一把椅子上也有一具白骨,从骨头的衣服来看,是一个贵妇的衣裙,衣裙耷拉在白骨上,颜色早已经破旧不堪,看不出什么样子了,只是从款式上能够分辨是女人的长裙。
罗小妹只是紧张的拉着杨仙茅的手发抖,显然太过害怕了。
杨仙茅拉着她继续往前走,走到旁边的厢房,往里又瞧了一眼。厢房里面有一具白骨趴在桌上,也已经高度风化。衣服已经大部分破烂,只剩下一些还零零散散的挂在尸骸之上。
他这一圈看下来,这内宅便有七八具尸骸,全部都已经高度风化,也就是说这些人至少死了上百年。
杨仙茅心头一阵发毛,在陇州城里头,这人来人往的街道旁的一座宅院里。居然有一家人死了上百年,却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面对如此蹊跷的事,杨仙茅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必须查个明白。他决定去见一见负责这一片的里正,因为里正对家每户都应该是了如指掌的。于是他带着罗小妹出到了院子外面,找到了负责这一片的里正。
这里正是个大汉,身材魁梧,刚从城楼上忙完回来。也算凑巧了,刚进家没多久,便见到了杨仙茅。
听到杨仙茅所说的话之后里正不禁楞了一下,随即笑道:“你们弄错了吧,这宅子的主人的确姓杨,不过一个月前他们才南迁走的。因为金军要来了,这家人害怕,所以就将这宅院托付给我了,由我来照看。前两天我还进去转了一圈,没见到有什么问题啊。”
杨仙茅一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道:“你前几天才进去过,没见到这宅院里头有什么古怪吗?”
“没有啊,一切都挺好的。你们进去了吗?你们是什么人?”
罗小妹忙说道:“这位杨大哥是这宅院的主人的侄儿,他叫他三叔的。”
“是啊,刚才我们进去,看见一个叫龙婆的老太太。”
里正一听这话不禁上下瞧了一眼罗小妹,又看了看杨仙茅。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当真见到那叫什么龙婆的老太太?是不是没有牙,脖子上挂一个金项圈?”
罗小妹和杨仙茅都吃了一惊。
那里正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下麻烦了,我劝你们两个,如果愿意的话,最好还是去找位道人好好给你们做法事,驱驱邪,你们可能见鬼了。”
两人都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里正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招呼杨仙茅他们俩坐下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不过我吃了饭就马上要到城楼上去操练防御的事,没有更多时间陪你们唠家常,就跟你们简单的说说吧。这杨员外家里的人有好些个都曾经梦见过这没牙的老太婆,脖子上挂了个金项圈,自称姓龙,叫龙婆,说是这一家以前的老太太的贴身丫鬟。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两个人梦见,大家还不觉得奇怪,后来梦见的人多了,相互说起,大家这才害怕起来,于是去请了个道人来算卦看风水。那道人说这宅院的确不干净,那宅院里的人在很久以前曾得过瘟疫,全都死了。那之后这房子几易其主,每一次都会有人有各种古怪的事发生,久了就再没人敢住了。”
杨仙茅问他:“死去的那人家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里正摇了摇头说:“这个那算卦的瞎子都没说,他只说那家人因为瘟疫都死光了。”
杨仙茅咦了一声问道:“算卦的是个瞎子?是头发花白吗?”
“是的,他算卦很灵的。听说是同州的一个道观的主持,云游到陇州,很多人都跑去找他算卦,这家主人杨老太爷也是去请他来算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仙侠武侠] 万古龙帝 灯泡
[游戏竞技] 天才后卫 幸福微光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