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5章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5章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应如是被他的眼神看的一阵发毛:“干嘛?”
张旸看着她的申请有些古怪:“你的身形和舒丹挺像的。”
“你是想让我演丽妃最后一场的替身?”应如是挑眉问道。
“试试吧。”张旸觉得自己应该不会看走眼的,应如是的潜力很大,反正试试也不吃亏。
应如是换上了丽妃濒死前的戏服,那是一身鲜红似血的嫁衣,丽妃心里一直有个人,大凉的皇帝。
其实说起来,丽妃本不是大凉的皇室公主,她是某个王爷的女儿,从小和大凉皇帝青梅竹马长大,青梅有意,只可惜竹马心里只有天下,丽妃是整个大凉最漂亮的女人,大凉皇帝封她为公主,要她入了大雍的宫闱,成了大雍的后妃,里应外合,成全大凉的狼子野心。
功败垂成之际。
丽妃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于是她点燃了自己居住的紫宸宫,身披大红色的嫁衣,义无反顾的奔向了冲天的火光。
“对了!”张旸忽然喊住了应如是,“你学过古典舞对吧?”
应如是点了点头:“不过只是皮毛。”
张旸的眼睛忽然一亮:“等等!我知道了!”
应如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结果张旸告诉她,这场戏先暂时搁置,等到其他的都部分全部拍完再拍这场戏,与此同时,张旸也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个外援。
是帝都舞蹈学院的老师,十分古典美的女子。
张旸让应如是这段时间跟这个舞蹈学院的老师学习舞蹈,应如是顿时就明白了张旸的意图,她想通之后,也有些激动:“张导,你是打算把这段舞用在丽妃自戕那场戏里面?”
“对!”张旸神采飞扬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应如是站在他身边听着,情绪也很是激动,不得不说,张旸的这个想法非常好!比之前丽妃直接奔向火海之中还要有张力!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时间里,应如是几乎是没日没夜的跟着舞蹈老师练舞。
这段舞蹈是专门编排的,用在片子里前后估计不超过两分钟,但是应如是还是拼了命的练习,这让教她的舞蹈老师也很是欣慰。
“怎么样了?”张旸走过来轻声问道。
舞蹈老师神秘一笑:“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应如是有些紧张,但是看见舞蹈老师对她的微笑,那股紧张感顿时烟消云散了,她跟着音乐声翩然起舞,直到音乐落下,张旸久久没有说话。
倒是舞蹈老师得意的看着他笑:“怎么样?”
“好!太好了!”张旸回过神来,忍不住大笑,激动的拍了两下应如是的后背,“如是啊如是!你怎么这么优秀!”
应如是被他险些拍吐血了,不住咳了几声,“张导,你好重的毒手啊!”
张旸一听这话,顿时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老毛病了,你别忘心里去。”
丽妃自戕的戏最终敲定了,就由应如是做丽妃的替身,演完最后的一场戏,其实之前那个替身演的也挺好的,不过没有达到张旸心中想要的感觉,剧组的人都觉得没必要再重拍,但是张旸执意,大家只能再重拍丽妃自戕了。
“预备!Action!”
丽妃自戕最重要的戏份,是她的独舞,舞完最后一曲,走向了最盛大的死亡。
乐起。
一个红色的袅娜身影翩然而起,除了那悲戚的萧瑟声和偶然噼啪炸响火花声,整个紫宸宫里一片寂静,静得就如同没有一个人一般。飘然的广绣飞舞得如铺洒纷扬云霞,腰间环佩随着那袅娜身影的旋转,如迸溅出的水花,碰撞之间,发出瑽瑢清脆的响声,不盈一握的腰肢柔软如柳,渐次仰面反俯下去。
庭中飘零的落叶,被飞舞的轻纱带起,在空中划过一个绚烂的弧度,恍如最后盛放的繁花,飘落在地上,碾落成泥。
绚烂的火光随着风势的鼓吹,噼啪炸响火花之声,零星的火光掉落在她舒缓的广袖之上,大红色的轻纱燃起了妖娆惑人的花火,花火骤渐盛放。
镜头渐渐拉远,那在庭中翩然起舞的袅娜身影也渐渐和那冲天的火光融为一体……
最后的镜头,落在了一株凋残的牡丹之上,那灰败打卷儿的花瓣,一如那香消玉殒的红颜。
“卡!太棒了!”张旸的神色间是难掩的激动。
不仅是他,就连在场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都被震惊了,他们再一次刷新了对应如是的感官,盛贵妃俨然,丽妃亦然。
仿佛没有她演绎不出来的角色。
之前那样惹人讨厌的丽妃,在应如是最后一场的演绎下,竟然让剧组的所有人不再厌恶,心中只剩下对红颜逝去的哀叹。
丽妃这场戏成功结束,《沉鱼》也顺利杀青了!
张旸甚至激动的发了一张丽妃起舞的照片放在了微博上,并配上文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张画面朦胧,美感十足,就是看不清起舞的人到底是谁,不过也正是这样,这张照片反而更让人关注于背后的故事。
《沉鱼》杀青了,接下来就是一些后期的事了,目前为止,应如是的工作算是结束了,而学校还有半个月才开学,这也就意味着,她刻意躲了陆斯年近一个月,现在也再没借口继续躲下去了。
她回到了寒山庄园。
躲在剧组的这段时间里,陆斯年打过几次电话给她,全被她以剧组的事忙给推脱了。
李松将应如是的行李箱拎上了楼,正准备往陆斯年的房间而去,没想到应如是的声音传了过来,“放我之前那个房间去吧。”
她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太出来情绪,李松顿了顿动作,到底没有多言,转身去了应如是的房间。
很早之前,在应如是第一次来寒山庄园的时候,李松就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只不过当时应如是粘着陆斯年,两人一直都是睡在一起的,虽然盖棉被纯聊天,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基本上不管谁都是默认他们俩睡在一起的事实。
然而,应如是现在打破了这个事实,主动搬回了自己的房间。
“谢谢。”应如是客气的道了谢。
李松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片刻才道:“应小姐客气了,如果应小姐没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先出去了。”说完,便转身走了。
应如是和陆斯年同房睡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已经有很多东西都放在了他的房间,她将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又起身去了陆斯年的房间,准备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搬过来。
陆斯年的房间很是整洁,基本上只有黑白灰这三个色调。
应如是将自己的东西找了出来,正准备离开,目光无意间扫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串手链。
那是一串水沫子。
她放下手中的衣服,拿起了那串水沫子,初恋?她的唇角勾起一丝轻笑,眼底满是嘲讽,什么狗屁初恋!也敢和她抢男人?
应如是随手将那串水沫子扔在了床头柜上,抱着自己的一叠衣服大步流星离开了。
晚上,陆斯年回来的时候,李松便迎了上去。
“十九爷,应小姐回来了。”
陆斯年一听这话,直接迈着修长笔直的腿往楼上走去。
应如是不在房间,他微微蹙眉,听到不远处一个房间似乎传来了动静,他径直走了过去。
房间里放着摇滚音乐,应如是在背对着门在收拾东西。
“剧组没事了?”
身后传来一个不冷不淡的声音,应如是勾了勾唇角,放下手中的东西回眸看去,正瞧见他正依靠在门框上,眸底蕴着一丝笑意看着自己。
“杀青了。”应如是说完这话,便又转过身收拾书桌上凌乱的东西。
陆斯年听着房间里吵闹的音乐,眉梢微挑:“我不知道你竟然喜欢摇滚?”
应如是低眸轻笑了一声:“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纵然陆斯年再迟钝,他也知道她这是不高兴了,“为什么搬回来?”他双手抱于胸前,敛去眼底最后一丝笑意。
“你晚上睡觉打呼!”应如是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顿时堵得陆斯年所有的话都憋在了嗓子眼,“……什么?”他晚上睡觉打呼……吗?
应如是重复了一遍:“你晚上打呼声音太大了,我睡不着。”
陆斯年彻底愣住了。
……
“小舅舅!”霍炎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陆斯年回过神来,不冷不淡的问:“什么?”
霍炎有些老大不高兴,声音中透着委屈:“人家和你说话呢!你半个字都没听进去!”
陆斯年当然没有听进去了,他又想起了前两天应如是从剧组回来,两人的对话,就在霍炎叽叽喳喳的抱怨陆斯年没有听他讲话的时候,陆斯年忽然抬眸看着他,“我睡觉打呼吗?”
霍炎听了他的话,瞬间愣住了:“我又没和你睡过……”
话还没说完,他便收到了陆斯年冷冷的一记眼刀,霍炎霎时间就噤了声,隔了好一会儿才献媚道:“小舅舅,小舅妈说你打呼了?”
陆斯年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却不太好看。
自打应如是从片场回来,他就觉得她变得有些奇怪了,其实不止是回来之后,前段时间她一直待在片场,他想她的时候,就打了电话过去,往常,她总是会“善解人意”的听出他话中的意思,笑个不停,然后就会抽空回来。
但是那段时间,他每次打电话过去,她都是说剧组的事情很忙,两人的对话也不会超过五个来回,势必就要挂了。
“小舅舅,你和小舅妈吵架了?”霍炎瞧出了陆斯年不太好看的脸色,遂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陆斯年淡淡道。
霍炎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陆斯年目光扫到了他的表情,“你想说什么?”
霍炎端起桌上的咖啡,笑嘻嘻的打着太极:“没事哈!”
“说!”
霍炎连忙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小心翼翼的问:“小舅舅……恕我直言啊,你会不会不小心惹到了小舅妈,但是你自己不知道?”
他让应如是生气了吗?
什么时候?
陆斯年蹙着眉,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小舅舅,反正我是觉得不对劲,小舅妈之前不说你打呼,结果从剧组回来,连一晚上都没睡呢,就以你打呼的名气搬回自己房间了,这明摆着她生气啊!”
不得不说,霍炎在这方面的经验和天赋,着实比陆斯年要高不少。
问题也一下子说到了点上。
霍炎说的很委婉,要是换别人,他肯定就指着那人的鼻子嘲笑,“哈哈哈你丫绝对惹她生气了,这还用问你是不是傻!”
当天晚上,陆斯年回到了寒山庄园,李松说应如是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陆斯年正准备上楼,忽又停住了脚步:“李松。”
李松听到他的声音,遂转身恭敬的问:“十九爷有什么吩咐?”
“从六月底开始,我不在的时间里,如是有什么不对劲吗?”
李松回忆了一阵,摇了摇头:“十九爷,应小姐一切都好。”
“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
见李松一口咬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陆斯年只得转身,准备上楼。
此时,李松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遂出声道:“十九爷。”
陆斯年转身,目光落在李松身上,示意他继续说。
李松抿了抿唇,缓缓道:“蒋小姐这两天的情绪不太稳定,她一直在找您,也只相信您一人,医生说,如果您过去一趟的话,也许能帮助她的病情好转。”
陆斯年眉梢微蹙,旋即又舒平。
“我知道了。”
“十九爷要去看蒋小姐吗?”
陆斯年沉默片刻,道:“让贺嘉把明天的日程推后,明天去看她。”说完,转身上了楼。
李松目送着陆斯年的背影离去,唇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的单手负于身后,十足的英国管家派头,他低了低眸,抬眸之际,目光朝着门口扫了一眼,然后离开了。
应如是躲在门口的阴影下,面无表情。
蒋小姐……
她是谁?陆斯年传说中的初恋么?
第二天,应如是一早就出去了。
陆斯年听说她出去的消息时,不由蹙了蹙眉,李松低声道:“要派人跟着吗?”
“算了。”陆斯年低下头,淡淡道。
李松听了这话,便站在一旁不语了。
吃完早饭,陆斯年站起身,淡淡道:“走吧。”
李松连忙跟了上去:“昨天,我已经打了电话过去,蒋小姐听说您今天会过去,很是高兴,也很配合治疗了。”
陆斯年没有说话,只是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李松帮陆斯年打开车门,等到他上去之后,自己也转身走到了车子的另一侧坐了上去。
车子在帝都一处高级住宅区的其中一座别墅前停了下来。
李松率先下车,为陆斯年打开了车门。
不远处,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奥迪里,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孩儿目光直视着专属于陆斯年的车子驶离了这里。
她从包里翻出镜子和化妆品,再次补了妆确定没什么纰漏,才戴上墨镜和头巾下了车。
这辆嘿嘿奥迪当然不是她的,是她从魏佳楠那里借来的。
应如是不敢靠近陆斯年进去的那座别墅,只能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躲着看去。
“斯年哥哥!”一个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兴冲冲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赤着脚,一头亚麻色的长卷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少女脸上满是欢喜的笑,如同夏日里盛放的繁花,又如同融化了冰雪的暖阳。
她如同乳燕投林一般,一头扑进了陆斯年的怀里,陆斯年下意识的伸出手接住了她,才没有使她摔倒。
“斯年哥哥!”少女欣喜的笑着,“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也不要瑶瑶了呢!”
一旁的李松连忙笑道:“蒋小姐说笑了,十九爷怎么会抛弃蒋小姐呢!”
陆斯年淡淡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臂,低眸看向她:“我听说医生说,你最近没有配合治疗?”
蒋悦瑶娇笑着吐了吐舌头,委屈的扯着陆斯年的衣袖:“斯年哥哥,你都好几天没有来了,瑶瑶怕……”
“不用怕。”陆斯年抬眸看了一圈周围的女仆和医生,然后耐心对蒋悦瑶道,“他们不会害你的。”
“可是……”蒋悦瑶越来越委屈,声音中甚至带了哭腔,“可是瑶瑶就是怕,之前有好多坏人,他们把瑶瑶关着,瑶瑶跑不掉,还要被打,瑶瑶好怕好怕……”
陆斯年听了她的话,想起她之前受的罪。
李松也想到了这点,小声道:“十九爷,蒋小姐现在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
陆斯年微微颔首,正准备开口,却又被哭泣的蒋悦瑶一把抱住了,“斯年哥哥,你不会抛弃瑶瑶对不对?瑶瑶错了,都是瑶瑶不好,以后瑶瑶一定听话,斯年哥哥,你不要不要瑶瑶……”
被蒋悦瑶紧紧抱着的陆斯年,微微蹙眉,想要推开她,但是在看到李松有些担忧的目光后,他还是忍住了,现在推开她,只会加重她的病情。
好半晌才道:“现在没事了,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了。”
藏身隐蔽之处的应如是,在看清那个少女的相貌时,脑子一片空白,耳边嗡嗡的一片,如同千万只小飞虫在飞舞着。
那个自称瑶瑶、被李松称呼为蒋小姐的少女,竟然和自己,长相有八.九分相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