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3章 和你没关系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3章 和你没关系
“一开始就很别扭,班上只有我一个男孩儿,不想在她们面前学女人,但是有这样的想法就唱不好,做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好看。”秦思哲腼腆的笑了笑,“那段时间是我最迷茫的时候,我爸更坚定了他觉得我是错的想法,后来想清楚了,演员不论男女,自身只是剧中人物的一个载体,舞台上无论是一颦一笑,还是一个眼神,都要符合剧中人物的规定状态。”
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让应如是很是震惊,但是更多的则是震撼。
其实她在拍摄这个纪录片之前,对京剧的了解也很少,要不是姥姥喜欢听戏,她甚至连杜成蹊都不会知道。
之所以决定这个选题,也实在是当初被选题屡次三番的被驳回搞的焦头烂额,心中就想着赶紧定下来吧,交上去的选题材料,也都是她在网上了解的,但是经过这近两三个月的拍摄,她对京剧又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尤其是这群为这个衰落的艺术,仍在努力的时候,那是一种别样的感动。
艺校这边拍摄结束的时候,应如是请三个孩子出去吃了个饭,分别的时候,她认真的将三人抱了个遍,然后认真的对三个孩子说:“你们一定会成功的!”
她说完这话,秦思哲忽然掉了眼泪,他紧紧的抱着应如是,泣不成声。
应如是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一旁的孟西见秦思哲哭了,终于也没忍住哭了出来,陶陶年纪小,自然还不能明白两个哥哥身上承受的那些压力,她学戏,是家人支持的。
陶陶轻轻拉住了孟西的手:“孟哥哥,你别哭。”
孟西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那边秦思哲也站直了身体,看着应如是被自己眼泪打湿的衣服,也很不好意思。
应如是心中一阵心酸,然后伸出手拍了拍三个孩子的手:“进去吧,以后常联系。”
三个孩子重重点了点头,然后一起走进了学校。
应如是目送着三个孩子进了学校的大门,然后转身,没想到一掉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站在自己的车子旁边,也不知等了多久。
“你怎么过来了?”她一阵欣喜,连忙走了过去。
陆斯年含笑握住了她的手:“柏文远告诉我的。”
他们拍摄的时候,常常因为手机静音联系不上,所以,陆斯年就让应如是把其他三个人的号码给他,今天应如是请三个孩子吃饭,其他三个人自然也出席了,不过在饭店门口就分别了,应如是独自开车送三个孩子回学校。
“拍摄结束了?”两人回了车上之后,陆斯年问道。
应如是摇了摇头:“杜成蹊那边总感觉还缺点什么,但是总也想不起来。”
其实杜成蹊那边缺了故事性,纪录片也是需要故事性的,但是因为纪录片最大的特点就是真实性,所以他们也不能捏造,杜成蹊那条线,他们原定的故事性拍出来了,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反正没有达到预期。
倒是艺校这边拍的很好,三个孩子身上的各种矛盾冲突都有了。
“算了,实在不行就只能以艺校这边为主线了。”
让应如是没想到的是,就在她们准备结束拍摄,投入后期剪辑的时候,一下子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唐派”传人唐文彬逝世,享年八十二岁,这对于大众而言,这不过是一条令人悲伤的新闻,但对于如今已经凤毛麟角的男旦角儿演员而言,这却仿佛预示着一个时代的正式落幕。唐文彬老先生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京剧表演艺术大师唐庭生,在唐庭生五十余年的舞台生活中,发展和提高了京剧旦角的演唱和表演艺术,形成一个具有独特风格的艺术流派,世称“唐派”。
唐文彬老先生的离世,在整个戏曲界都是不小的震动。
第二件,唐文彬老先生的离世,在帝都举办了追悼会,从美国回来了一个人,名叫俞原。
应如是本是准备将唐文彬老先生的追悼会拍到纪录片里面,在征得唐老先生的家属同意之后,他们拍摄了唐老先生的追悼会,杜成蹊自然也出席了。
让应如是没想到的是,参加唐老先生追悼会的,有个叫俞原的人,和杜成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追悼会结束之后,俞原走向了杜成蹊:“好久不见。”
杜成蹊微微颔首:“胖了。”
俞原笑了笑:“你倒是瘦了。”
两人寒暄了一阵,俞原主动提出要请杜成蹊吃饭。
到了饭店,点完菜之后,俞原笑着看着应如是他们几个:“你们也坐吧。”
“不用了。”应如是连忙推辞。
“坐吧。”杜成蹊微笑着看着他们四人,“他难得回来一次,一定要好好宰他一顿才是。”
“你们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俞原笑着问。
见应如是颔首,俞原似有几分感叹:“当初要是也有人能像你们这样关注京剧的话就好了。”
杜成蹊微微一笑:“那你就不走了吗?”
这句话似乎问到了俞原的痛处,他尴尬的笑了笑,很快就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俞原是唐文彬老先生的徒弟,当初跟着他学习旦角儿,不过临近三十的时候,出国了,也不再干这一行了,没人怪他,毕竟京剧没落了,总有人有更高的追求。
像杜成蹊这样一直守望的人到底还是少数。
酒过三巡,话题终究还是回到了京剧上。
“京剧这个东西必须自己勤奋才能出成绩,如果不勤奋不努力,一点成绩也出不来,在底下练多少,在舞台上才能表现多少,这个是成正比的”俞原似乎喝得有些醉了,趁着气氛正好,他来了一嗓子,依然可以看出当年的功力。
但是俞原却笑着摆了摆手:“老了,这么多年不练都不行了。”顿了顿,又似有几分感慨道,“十年前我演男旦,我们学校就我一个男旦角儿。现在十年过去了,学校还是没有新的男旦出来,大环境就是这样,成蹊,要我说,你趁着现在的名气,赶紧发展副业,不管是往演艺界发展也好,还是旁的也好,别在这一条路上往死了钻。”
“学你吗?”杜成蹊似笑非笑的睨着他,“京剧没落和大环境有关,但是和你们这些半途而废的人就没关系了?”
这句话,让俞原的酒似乎有些醒了,他张了张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如是他们这段时间去你以前的那个学校了,学校里又去了一个唱旦角儿的男孩子,家里两代从戎,爸妈祖父母都不让他学,说唱不好就要回家,你知道你们学校每次评比有多艰难,那孩子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硬挺着学戏,俞原,他比你更让我尊重。”
杜成蹊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包,目光微冷的看着俞原:“当初我没跟你走,中间我后悔过,现在我很庆幸,因为我们追求的不一样,听说你最近刚生了个小女儿,好好对你太太,以后你再回国,我请你们吃饭,但是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俞原听了她的话,站了起来,目光落在她身上:“你到现在都没有找个人……”
“和你没关系。”杜成蹊笑了笑,“别想太多了,遇见对的人是需要缘分的,就算曾经我们有过缘分,但那都过去了,我先走了,以后再联系吧。”
应如是他们见杜成蹊出去,连忙帮忙收拾好机器准备追上去。
就在收拾好机器的时候,俞原忽然叫住了应如是。
“小姑娘。”
“叔叔,您有什么事吗?”应如是客气的笑着。
俞原看了一眼其他三人:“我能单独和她说句话吗?”
柏文远扭头看了一眼应如是,见她没说话,于是对她道:“那我们出去等你。”
等到只剩下俞原和应如是两人的时候,俞原忽然苦笑了一声:“小姑娘,我想请你帮个忙。”
“叔叔你说。”
俞原缓缓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做的戒指,递给了应如是:“这个,麻烦你帮我交给她,好吗?”
应如是接过那个戒指,点了点头:“好。”
“小姑娘,能不能麻烦你,这个就不要拍进你们的片子了,行吗?”
应如是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愣,旋即就听俞原解释道:“哦,我是说我们俩说话的这段。”
“俞叔叔,机器已经收起来,没有拍进去的。”应如是微笑着道。
俞原摆了摆手:“我知道,我是说你们纪录片不是有解说词吗?我请你帮忙的这段,就不要说进去了?”
“好。”应如是微微颔首。
柏文远见应如是走了出来,连忙迎了过去,问道:“他找你干什么?”
应如是将俞原请她帮的忙说了一遍,然后道:“杜老师呢?”
“她说先回去了。”
应如是微微颔首,杜成蹊这两天心情应该挺差的,唐老先生离世,还有今天和俞原的饭局,换做是应如是的话,也会很难受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