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8章 流落街头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8章 流落街头
夏芷涵失魂落魄地走出医院眼科部,又遇到了那个跟她打招呼的护士,对方见她眼眶红肿,一脸斑驳的泪痕,关切地问道:“夏小姐,你怎么了,我看你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啊,要不要过来喝杯热水?”
“谢谢你啊。”夏芷涵冲她笑笑,使劲地眨了眨眼角,把那丝泪意眨了回去。
护士倒了一杯热水给她,又贴心地递了手帕纸过去,劝道:“夏小姐,你也别太难过了,凡事要往好处想,你父亲虽然还在昏迷,但好歹没缺胳膊少腿啊,你想想看,云海市每天那么多出车祸的人,有几个能捡回一条命的?夏先生已经算幸运了……哎呀,你可别怪我说话不中听啊!”
“怎么会呢?”夏芷涵擦了擦眼角,“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只是,我却并非是为了……算了,不说这个了!对了,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的迹象?”
护士摇摇头:“前两天他手指动了一下,但医生检查后,说是神经性的抽搐反应,不是清醒过来的征兆。”
见夏芷涵失望地垂下眼,护士又宽慰道,“不过,有反应总比没反应好,以前医院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例子,躺了很久的病人,突然间就醒过来了……所以啊,作为病人家属,夏小姐你还是要保持平和的心态,耐心去等待奇迹的出现。”
“奇迹么……”夏芷涵喃喃道。
她父亲已经如此难醒过来了么?必须要等到奇迹的出现才行?
“我去看看他。”夏芷涵放下水杯,和护士道别,“谢谢你的水。”
VIP病房里,夏天博仍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脸上盖了呼吸罩,夏芷涵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的迹象。
夏芷涵仔细观察着父亲的脸和手,他嘴唇虽没有什么血色,但却是湿润的,手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看来,经过她上次的提点,护工对待她父亲的态度已经上心了许多。
“爸爸,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夏芷涵握住父亲的手,轻轻地贴在了脸上摩挲。
夏天博的手掌,由于常年的握笔签字、敲打键盘,已经有了一层薄茧,但如今,由于卧床半年,这层茧已经慢慢褪去,掌心变得柔软宽厚起来。
夏芷涵心里忍不住一涩,眼眶掉下泪来,她宁愿父亲手心还有着薄茧,至少,还能证明他仍是那个年富力强的商人,而不是眼前这个躺在病床上失去活力的老者。
陪父亲说了一会话,夏芷涵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又嘱咐了护工一些注意事项,便出了六院。
她一身病号服走在街头,颇为打眼,路过的行人纷纷打量她。所幸夏芷涵出门前整理了下仪容,擦干了脸上的泪痕,除了身上的病号服比较奇怪,面部表情什么的都很正常,倒是没有显得过于狼狈。行人打量了她一会,便见怪不怪地收回视线。
“我该去哪里呢……”夏芷涵漫无目的地在街头闲荡,她不想回被欧轩澈监控的云海一院,也不想回欧宅,现在这副样子又回不了学校。她坐在街角公园的长凳上,思考着自己的归处,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娘家,夏家。
“家?我还有家么?”夏芷涵自嘲一笑,自她父亲生病住院后,欧轩澈将她接到欧家,夏宅便空荡荡的,只有许伯和几个佣人在打理,没有一丝人气。
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回过夏家了,夏芷涵决定回去看一看。她看了眼天色,已经临近傍晚,决定直接打车。好巧不巧,天空突然传来一阵闷雷声,几乎是片刻,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街道上顿时溅起一片稀里哗啦的雨声。
这场雨来得突然,路上行人大多没带伞,计程车就成了抢手货。夏芷涵站在路口,招手拦了好几辆车,都被别人给抢了先,她浑身湿透,无奈地退回路边的商店门檐下避雨。
此时已经是夏末秋初,一阵风挟着雨点吹来,她一身单薄病号服紧贴在玲珑曲线上,冻得直抖。
“咕噜……”腹中传来一阵异样的响动,夏芷涵小脸一红,不由咬了咬唇,低声啐道:“真是倒霉全赶一块了!”
她腹中饥饿,身上又冷,张眼望着面前的雨幕,颇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她所待的这个街道不是主商区,行人本就不多,被这突如其来的暴雨一下,街头的行人更只剩下三三两两,计程车则是一辆也无了。
再等下去也无果,索性往前冲吧,也许在下个路口能招到一辆计程车呢……夏芷涵默默想着,埋头就往雨幕里冲去。冰冷的雨滴砸在脸上、身上,很快就彻底将她浇成了落汤鸡。在跑过一个转角时,脚下一绊,顿时摔了个狗啃泥,肮脏的雨水溅了她一头一脸。
夏芷涵狼狈万分地趴在雨洼里,身上痛,心里更痛,握拳狠狠地砸进泥水里,飞溅的水花落入眼睛,又涩又刺,雨水伴着泪水滑下,她望着水洼里那个狼狈的倒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般境地,越想越悲苦,终忍不住在这雨幕里嚎啕大哭起来。
头顶的雨势忽然变小,一柄伞悄悄遮到她身上,她抬起泪水迷蒙的眼睛,视焦对准了眼前的人,不由一愣:“许言?”
许言一身米白色的风衣,脸上架着银丝眼镜,头发服帖地梳在额头一侧,显得儒雅又正经,是夏芷涵曾经最喜欢的打扮。
他望着地上的夏芷涵,眼底闪过一抹心疼:“芷涵,你怎么会在这里?”
“关你什么事?”夏芷涵冷冷地睨了他一眼,撇过头去,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打掉许言扶过来的手,“许经理,你很闲啊,怎么哪都有你?”
许言被她打掉的手一僵,紧握成拳,良久,又松开了,他将伞往夏芷涵头上倾了一些,笑道:“我开车路过这里,隐约看到你的身影一晃而过,就跑来看看,果然是你。”
“看到我这么狼狈,你心里很开心吧?”夏芷涵退开一步,宁愿淋雨,也不愿站在伤害父亲的人的伞下,“看也看了,你也满意了,可以走了吧?”
“芷涵……”许言眉头一皱,“你一定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吗,我们就不能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夏芷涵看也不看他一眼,擦身就走,“我要走了。”
许言一把握住她的手臂,紧盯着她身上的病号服,语气很强硬:“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要往哪走?你的车呢,哦,我忘了,早被你卖掉抵债了。欧轩澈呢,为什么他不在你身边?哦……我明白了。”
他嘴角轻勾,恍然大悟地道,“他抛弃你了,把你赶出来了,对不对?啧啧,真是恶心的男人啊。”
“他再恶心也比不上你啊!”夏芷涵一把抽回手臂,讥谑地道,“说起恶心,你许言排第二,哪有人敢排第一。”
许言眼一眯:“夏芷涵,你都被男人抛弃了,现在就是丧家之犬,态度还是这么嚣张?”
夏芷涵懒得再跟他纠缠下去,抿紧了唇,就要直接冲进雨幕里。毫不意外,胳膊又被拉住了,而且这次他的五指深深掐进她的肉里,钳制得分外的紧,挣扎不开。
她怒极,回头:“许言,你给我放手!”
“好不容易抓到了你,我哪会轻易就放手?”
许言的目光犹如一条毒蛇,阴冷地觑着她,突然轻笑开了,“芷涵,别闹了,反正现在你也无处可归了,跟我回家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